残酷的战争与扭曲的人性,拆弹部队

      后来居上的《拆弹部队》击溃观者如潮的《阿凡达》,斩获六项奥斯卡大奖,成为本届奥斯卡最大的赢家。这多少有点出乎我的意料。因为我相信,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而毫无疑问的是,《阿凡达》创造了影史上最高票房,其观影火爆程度在近期估计无片能与之比肩;《拆弹部队》却还没有扭亏为盈。
    本届奥斯卡意外地花落《拆弹部队》。这也许和学院派与普罗大众不同的品位有关。但我认为,此片获奖的主要原因在于影片契合了美国四处弥漫着的反战主义情绪。作为唯一的超级大国,近年来美国乐此不疲地扮演着世界警察的角色,挥舞着大棒和胡萝卜,四处发动战争,传播美国主流价值观。可是,虽然美国在正面战场势如破竹,屡战屡胜,但面对游击战争、炸弹袭击时却也束手无策,因此美军死伤人数不断攀升。美国在伊拉克也远没有取得意想中的战果,反而深陷在人肉炸弹袭击的泥沼里无法自拔。由此,国内反战情绪日益高涨。
     影片饱含纪实的意味,利用士兵的视角营造了极佳的现场感,为我们诠释了美军在伊拉克所面临的困境。它讲述了一支与死神为伴的拆弹小组的任务经历。其经历直接反映了美军在伊拉克等国家的真实生活状态——美军与伊拉克当地人民有不可逾越的心理鸿沟;文明间的隔膜坚不可摧;身处一个充满敌意的环境中,美军和当地居民对彼此都满怀戒心。即使间或有交流欲望,但往往又词不达意,不得不借助于暴力驱赶。这就陷入了一个周而复始的恶性循环,没有尽头。
    美国大兵身处强敌环伺的环境中。影片镜头模仿警戒士兵的视线跳跃来进行镜头剪辑。于是,我们看到了戒备森严、风声鹤唳的美军,他们甚至不知道敌人是何方神圣,却在茫然地进行着一场永无尽头的战争;我们看到了看客兼蝼蚁般的伊拉克当地居民,他们冷漠地看着生命慢慢消逝。在沙漠狙击战中,我们可以窥测出真实战争的残酷与枯燥。战争永远不是宣传中的豪情万丈,战争永远不可能是单纯的游戏。那种以生命为代价的长久僵持让人体会到战场的无奈与冷酷。人性在战争的驱使下已经被一再扭曲。
     影片起始就向我们展示了一次惨烈的拆弹标准过程,并彻底颠覆了好莱坞英雄不死模式。这样一方面既衬托了继任者詹姆斯不按常理出牌的个性特征,另一方面也奠定了整部影片悲壮高昂的基调。让我们认识到,在战争面前,每个人都是弱者。无论你是武装到牙齿的美国大兵,还是无辜的蝼蚁般的伊拉克居民,抑或是神出鬼没、不顾生死的伊拉克武装分子。
    在战争面前,生命都一样地脆弱不堪。即使美国大兵有严密的保护措施,比如高科技的防护服和貌似密不透风的警戒,但也不能抵御任务失败的死亡侵袭。战争的残酷性由此彰显,任何一个小的疏忽就意味着生命的终结。当上校请教詹姆斯的拆弹秘诀时,詹姆斯回答“随时准备被炸弹炸死”。这句话让人伤感不已,尤其是当它出自有着873次成功拆弹经验的詹姆斯之口,其尤如此,人何以堪?在无穷尽的战争中,死亡如影随形,挥之不去,似乎冥冥中成了军人的宿命。
影片的叙事结构显得非常松散,并且不厌其烦地一次次重复拆弹过程。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战争生活的单调与乏味。同时这些片段利用倒计时的手法来进行串联。在战场上,时间的流逝就象征着士兵对正常生活的无限接近。在刀刃上舔血的战争考验着每个士兵的神经,顺利服完兵役已是遥不可及的奢望。当一天的任务结束,离归国又接近了一天,每个人都在庆幸并祈祷“今天我们幸存了”。士兵这种观感上的度日如年意味着对战争的厌倦。
    但詹姆斯却像染上了战争瘾,丝毫也不畏惧死亡,个人英雄主义情结明显。他对拆弹作业程序熟视无睹,总是单枪匹马地去拆除炸弹。为了行动方便,他不惜一次次冒险脱掉拆弹服,甚至执拗地不惜让战友身陷险地。在影片中,我无法探究詹姆斯这种个性的渊源。我只能感叹“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
    可英勇如斯的詹姆斯却也一次次被身边频发的死亡事件所触动。在一次任务中,他以为与自己相熟的伊拉克儿童贝克汉姆被制成人肉炸弹而无辜惨死。他的悲愤达到顶峰,甚至冒险单枪匹马进城追究凶手。虽然寻找无果,却向我们展示了伊拉克各阶层对美军的敌视态度。当詹姆斯遮头掩面快速穿梭在街头时,俨如过街老鼠。俨然,文明间的隔阂不能仅靠简单的暴力来解决。一大群小孩追赶着詹姆斯的军车扔石头,至此,长期的对抗已经在下一代心中埋下仇恨的种子。这种深入骨髓的仇恨将慢慢发芽,给两个民族带来无尽的灾难。
    而历史表明,世界上还没有一个国家能真正将游击队消灭殆尽。避实击虚、不计代价的“无赖式”袭击抹平了不平衡战争中科技的差距,让人顾此失彼、防不胜防。在这部电影里,我们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到丰满的武装分子形象,他们飘忽不定,神出鬼没,甚至不择手段地使用人肉炸弹这种同归于尽的方式进行袭击。小孩抑或是最后那个有家室的伊拉克男人都成了这场没有尽头战争的牺牲品。当我们最后无奈地看着身绑炸弹的伊拉克男人灰飞烟灭,詹姆斯乃至我们都恍然间看到了象征着和平与安逸生活的风筝在湛蓝的天空中高飞。
    当詹姆斯回国后,他怅然若失,发现自己已经无法融入家庭生活。他满带忧郁地向儿子絮叨“那些原本钟爱的东西将会渐渐被你遗忘”,而他钟爱的事物似乎仅剩下了拆弹一项。这又是一个令人心酸的话语;他盼望着回到战场。“那里更需要拆弹人员来避免战友的生命受到威胁”,以天下为己任,英雄主义情怀跃然纸上。而这一切正如影片开头所昭示的,“战争的狂飙突进是一种瘾,强效而致命,因为战争就是毒品”。毫无疑问地是,詹姆斯已经深陷在战争这种毒品之中。可以说,此时,詹姆斯已经不再仅仅是詹姆斯,他已经成为了一个群体的符号。当他自信满满地走下飞机,一个新的轮回就已经不可避免地开启了。

在人们疯看《阿凡达》的时候,我翻出了2008年的《拆弹部队》。理由有三:一是因为詹姆斯卡梅隆的《阿凡达》夺尽了人们的眼球之后挺进“金球奖”,在这个号称奥斯卡风向标的奖项里同《拆弹部队》不期而遇,《拆弹部队》有实力给卡梅隆造成麻烦吗?二是因为《拆弹部队》的导演是卡梅隆的前妻凯瑟琳•毕格罗,这个曾经执导过《K-19:寡妇制造者》,擅长拍摄男人戏战争戏的女导演,能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惊喜?三是《拆弹部队》获得了美国制片人协会和影评人协会的高度好评,到底是什么样的片子能如此打动专业领域的老爷们?
影片的英文名是<Hurt Locker>,中文意思指的是拆弹士兵们身上那层厚厚的防护服。翻译者直接给译成了《拆弹部队》,我感觉不妥,感觉好像好莱坞式的英雄主义片,其实它不同于传统好莱坞片,更像一个独立电影。不如直接翻译成《拆弹服》,给人很多遐想的同时,也不会给影片打上标签。
B连的拆弹小组由三个人组成,一次任务中他们牺牲了拆弹队长,于是影片主角詹姆斯加入了进来。詹姆斯是个奇怪的人,他丝毫不畏惧自己的死亡,他根本不遵守作业程序,总是单枪匹马的去拆除炸弹,甚至为了行动方便,不惜一次次的冒着危险脱掉拆弹服。但偏偏是这个不畏惧自我死亡的人,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却被他人的死亡所触动着,包括美军战友和伊拉克人,这些人的死给他造成了难以磨灭的印象,随着时间的推移,影响着他的心理和行为。影片中詹姆斯与其说是个坚强的士兵不如说他是个迷茫的参与者,面对看不到的敌人,打一场不知道该和谁打的战争,这一切都让他有些不知所措,但骨子里美国人特有的英雄主义情结又让他想通过自己的努力使眼前的一切好起来,因为在这个貌似虚幻的战场上,战友们的伤亡却是实实在在的。于是在影片的结尾,回到祖国的他选择重返伊拉克,因为“那里更需要拆弹人员来避免战友的生命受到威胁”。但是,这一切是否有真的意义?
影片用纪实拍摄的手法,晃来晃去的肩扛摄像机镜头带着我们来到了真正的伊拉克战场,周围到处是胆战心惊的美军士兵和蚂蚁一样的伊拉克人。身处战争之中,大家都是弱者:武装到牙齿的美国兵随时有可能坐上“土飞机”;伊拉克武装分子也轻易地倒毙在美军的50机关枪下;平民们更是不用说,双方的任何一个小小冲突,就足以碾碎他们。
导演用一种独立电影才有的散漫的叙述手法,通过詹姆斯的眼睛,向我们展示了一个个的片段,并没有紧凑的叙事和迭起的高潮,但却真实的让我窒息。我认为,生活其实并没有什么故事主线,只是一个个事件的叠加和累积罢了,人们活在世上,也就是不断的遭遇事件和解决问题的过程。诚如我们的生活片段串起来记录了我们的人生轨迹一样,影片中这一个个的事件和遭遇,书写着詹姆斯的伊拉克之旅。在这些片段中,导演貌似冷眼旁观的态度,却难以掩藏她那颗反战的心,我们不妨一起来剖析这些场景。
片段一:前任拆弹者之死
其实从龙套演员的选择上,可以看到导演凯瑟琳•毕格罗的广泛人脉和独到用心。影片一开始,由大名鼎鼎的盖•皮尔斯所饰演的拆弹专家出场了,这个主演了《时间机器》、《记忆碎片》的名演员几乎把我欺骗了,看到这样级别的明星以标准的英雄造型来拆弹,你不可能不误解这部电影就是一部以盖•皮尔斯为核心的好莱坞英雄片,大英雄肯定百战不死,最后拯救了战友拯救了人民拯救了国家拯救了世界然后抱得美人归。然而,这样的常识这次却误导了我们,帮助导演调皮了一把,几分钟后,拆弹失败,盖•皮尔斯挂了。原来他的角色是主角詹姆斯的前任,因为他挂了,所以詹姆斯出现了。盖•皮尔斯的功能就是给观众展示了正确的拆弹程序,通过正规程序的演示,为后面詹姆斯出场后严重违规的行为留下了参照。
盖•皮尔斯的死其实就是导演本人的开场白,她首先破除掉人们惯常的观影心理,严正的声明,面对战争,谁都是弱者,世上没有不死的兰博,包括盖•皮尔斯这样“按道理”应该不死的明星。
片段二:奖金猎人之死
詹姆斯的拆弹小队在一次任务之后,遇上了四个伊拉克打扮的英国人,他们的工作是按照扑克通缉令来抓人。我不太清楚他们是什么身份,特种部队?因为他们装备有能打下直升机的大狙;奖金猎人?因为他们对赏金非常重视。不管他们是谁,姑且叫他们奖金猎人吧,因为如果是特种部队的话,不会菜到遭遇伊拉克武装分子后居然需要拆弹部队的兄弟帮忙射击。
有意思的是,奖金猎人的头目这个角色,居然是主演《辛德勒名单》的拉尔夫•范恩斯来饰演。猎人头目的造型是牛逼透顶的,抛开彪悍的装扮不讲,单是手中那把巴雷特,就能酷死一大片,按照常规的好莱坞思维,这又是一个怎么打也不死能够横扫所有战争片的兰博诞生了。可是,几分钟后,范恩斯大帝就被伊拉克人一枪狙中心脏,壮烈的完成了客串历程。
当范恩斯滚下山坡的时候,导演一脸坏笑的望着我们这帮遭遇接二连三打击的观众说,战争,无强者。
片段三:上校医官之死
一天,詹姆斯所属部队里的上校医官同志,在办公桌后呆腻了,于是他找到正要出勤的詹姆斯小组,要求一起去体验生活。结果很不幸,一枚土质炸弹要了上校的命。还是那句话,面对战争,官衔不是强者的标志。上校炸死后,一个士兵冲过去,痛苦的喊着,“我刚才还在教他怎么用电台……”人命说没就没了,哪怕你们上一分钟还在一起吹牛打赌侃大山。战争,就是这样。
片段四:“贝克汉姆”之死
詹姆斯常在军营附近买DVD,于是和一个名叫贝克汉姆的卖DVD的孩子熟识了,他对孩子有好感,跟他打赌,同他踢球,向他购买光盘。但是,当他有天突袭一个炸弹制造窝点的时候,意外的在那里发现了“贝克汉姆”的尸体,尸体被武装分子做成了尸体炸弹,肚子里塞满了炸药。
回军营的路上,詹姆斯痛苦万分,但同车的军士劝他,说他看到的并不一定是“贝克汉姆”,理由是“伊拉克人长得都一样,谁能分得清?”
多少天后,当贝克汉姆再次出现在军营门口的时候,詹姆斯迷茫了。他以为他比别的美国人更了解伊拉克人,能和伊拉克人交上朋友,其实到头来他跟其他美国人没有什么两样,他们连伊拉克人谁是谁都分不清,哪怕是同他朝夕相处的伊拉克人。
美国人看伊拉克人,伊拉克人看美国人,西方人看东方人,东方人看西方人,其实大家眼里,对方种族的人都是一个样,难以分得清楚。我们在愤怒欧美人看着中国人问是不是日本人的时候,自己不也是冲着英国人喊老美吗?这恐怕是文明隔阂的一种吧,战争何时结束?恐怕首先要消灭这种隔阂;隔阂何时消失?恐怕是遥遥无期,因为我们连对方人与人长得有什么分别都懒得弄清楚,我们还有闲心去考虑别人想些什么吗?有句话总结得好,“美国人不知道伊拉克人想要什么,伊拉克人也不屑于让美国人知道他们想要什么。”
战争之下,孩子是首当其冲的弱者,虽然贝克汉姆还活着,但躺在那里充做尸体炸弹的孩子是真实的,谁能保证,下一个不是贝克汉姆呢?
片段五:“人体炸弹”之死
詹姆斯在离开伊拉克之前出的最后一个任务。一个伊拉克大叔主动向美军巡逻队求助,说身上被绑上了炸弹,但他不想做“人体炸弹”,央求美军拯救他。这是一个定时炸弹,留给詹姆斯的时间只有两分钟,詹姆斯争分夺秒的拆弹,将整个影片推向高潮。但是,情节再次偏离了观众的经验,大家期待的最后一秒剪断红蓝线救下伊拉克平民然后军民大联欢的局面没有出现,时间到了,伊拉克大叔被炸成粉末。詹姆斯在逃离过程中被气浪掀翻在地,他仰面躺着,无意间却看到了天上的风筝,那般鲜艳,那般自由。
导演无数次用残酷的结局粉碎了喝好莱坞奶长大的观众,这就是事实,事实不是拍电影,面对惨淡的事实,我们都是弱者。
片段六、片段七:
詹姆斯撤离时,伊拉克的孩子们跟着悍马吉普狂扔石头。
詹姆斯无法适应回国后的生活,重返了伊拉克战场。
这两个片段的交相呼应让我感到绝望,战争已经成了不可破解的魔咒,不但让人无法抗拒,更让人无法逃离。在伊拉克的后代心中,仇恨的种子已经埋下,在以后的岁月里随时发芽开花结果。而美国大兵已经深陷战争而无法适应正常的和平生活,仿佛战争成了他们存在的唯一意义。双方都是牺牲者,没有强弱之分,都被一个叫“战争”的魔咒驱使着,即使走得再远,终难逃被碾碎的宿命……

  在《阿凡达》以25亿美元票房神话席卷全球时,当詹姆斯卡梅隆掀起好莱坞3D新纪元时,当潘多拉星球和纳为人深入流行趋势之时,这部无限风光的影片却在3月8日完美的败给了《拆弹部队》。很多中国影迷对此无法理解,在对阿凡达深表遗憾的同时也关注并质疑了《拆弹部队》。这部由詹姆斯的前妻凯瑟琳•毕格罗知执导的电影究竟由多大的实力重重地挫败09年的神话?

       当第82届奥斯卡提名揭晓的时候,所有影迷都在怀疑《拆弹部队》真的是奥斯卡的头号热门吗?拆弹派真的比拆迁派要靠谱吗?金球奖惨雾散去之后,同获九项提名的凯瑟琳•毕格罗能否靠这场奥斯卡肉搏战终结离婚协议的纠结,一雪前耻地创造一个女性导演的奇迹?带着种种疑问,备受关注的《拆弹部队》最终一举横扫第82届奥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原创剧本等六项大奖,并凭借其自身优势在各大奖项的垄断之势中越战越勇——美国国家影评人协会奖、广播影评人协会、纽约和洛杉矶影评人协会以及制片人工会的最佳影片,加上凯瑟琳•毕格罗在导演工会的胜利,意味着《拆弹》“爆冷”的同时,也使得“神作”《阿凡达》没能完成名利双收的伟业。

《拆弹部队》以半纪实的手法描述了驻伊美军防爆部队的真实生活,他们每天不仅都要冒着生命危险拆除炸弹,而且随时面临着敌人的袭击,忍受战争的残酷。从内容来说,导演这个选材还是很好的,不同于其他气势恢宏的大场面战争片,她把战争的视觉缩小到拆弹部队里的三个小人物,通过他们的真实生活反映出整个伊拉克的危险和战争的残酷。很难想象这是一个女人拍的,细节抓的很细腻,人物情感也剪辑的很到位。影片的拍摄也采用了很多特效镜头,大量的摇镜似乎恍恍惚惚的隐射出战争的炽热。

    虽然有人会认为《拆弹部队》在随后的几年内会迅速被观众遗忘,除了会提起它在奥斯卡上击败《阿凡达》的事实。不过当下,这是奥斯卡奖最理性的选择,也是一个办了80多年电影奖项的自然归属。奥斯卡选择了拆弹派,也从另外一个方面表现了美国人也是需要一部电影来自恋的,英雄主义精神需要发扬光大,更需要一个美国“活雷锋”存在于硝烟弥漫的战场上“拯救贫苦大众”。

可是这毕竟还是一部主旋律电影,歌颂美国式英雄主义,摇摆于反战与征兵中,充满政治号召的元素会给中国影迷的印象大加折扣,可是,却反而获得奥斯卡的青睐,要知道这种传记似的记叙手法在奥斯卡一向很吃香。而《阿凡达》却只是在精美技术包装下的又一个好莱坞模式罢了。

    影片截取驻扎在巴格达一个美军专业拆弹小组38天的生活、工作片段,以专注于真实和细节的半纪实手法拍摄,通过一个拆弹小组的视角,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美军在伊拉克的真实状况。扣人心弦的氛围,紧凑的情节安排,对细节的逼真还原,以及一浪高过一浪的拆弹任务,都让观众揪着一把劲,这比营造悲壮气氛和紧张配乐带来的震撼要猛烈得多。每次拆弹的过程,镜头的剪辑都十分到位,超过4台16厘米手提式摄影机的多角度拍摄,为观众营造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这都与当年那部有名的“浪费电影”《现代启示录》有得一拼。

在看《拆弹部队》时,我一直在想这部影片的实质反映,我的理解是,电影通过一个一个煽情到底的段子煽动美国民众的爱国情愫,从而以获得美国世界警察的正当理由。电影中很多片段都很触目惊心,尤其是那个叫贝克汉姆的人肉炸弹。当那具血肉模糊的躯体出现在我们眼前时,当威尔用手剪断他肚子里的电线并亲手从肚子里挖出炸弹的那一刻,我们不得不痛恨那些反恐分子,影片最后那个被绑上自杀性炸弹的男人同样也让我们心情为之心痛。而这些残酷看似从侧面反映出战争的残酷,美军的勇敢,实际则是为美军驻伊提供了充分的理由,说到底,我认为这就是一部维护美国国际警察的正义的主旋律爱国影片。而这样一部无论是内容,剧情还是拍摄都十分优良的电影在奥斯卡的比赛场上战胜《阿凡达》也情有可原了。

    “在战场上冲锋陷阵会极度上瘾,因为战争是毒品。”——电影的开篇就点明了主旨,这不是一个传统战争史诗片,而是一个散发着雄性荷尔蒙的“故事”片。影片的主角们,一个个铁血男儿的任务不是扛枪杀人,而是拆除各种炸弹,用自己的生命来换取其他人的安全。厚重的太空服,潜藏危机的现场,各种置于死地的威胁,都告诉我们,拆弹部队才是战争中最危险的行当。每一天的工作,并不是与隐藏在暗处的恐怖分子作战,而是与死神玩一场以生命作为赌注的游戏,生与死就在一念之间。James拆掉873颗弹药,在中士的眼中就是“纯爷们”的象征,因为这和走过873次“鬼门关”并无两样。一个小的情节安排,让男主角的形象更加高大。在三人的沙漠遇袭一段,除了一个对弹壳落地的特写之外,几乎完全放弃了艺术描写。透过瞄准镜的视线,击中敌人的困难,子弹被血液卡住,紧张对峙导致的身体虚脱,面对死亡的慌乱,无一不是对现实的还原,这在以往战争片中是很少见的。而作为此片的导演凯瑟琳•毕格罗用一种独特的女性视角,细腻的刻画了战友之间分喝同一杯果汁的兄弟情,这也算是一颗战场中的催泪弹。

今天的《中国日报》在头版刊登了文章“AVATAR IS CHINA’S CHOICE”,我觉得这样的说法是很有道理的。中国一直不景气的电影市场在2009年由于国庆的一系列优秀电影的拉动而变得异常活跃起来,人们的休闲生活开始有了去电影院看电影的选择,3D影院和IMAX的快速发展,使得3D电影有了很好的展示空间。长期被压抑的中国人民看到《阿凡达》这样震撼史诗般的电影自然而然的会被其打动,大家叫好的同时也就形成了跟风之风。中国人很奇怪,不管电影好不好看,有时候看的就是热闹和时尚,比如张艺谋的《三枪》,口碑如此之烂片竟也获得3亿票房,可见中国普通观众在电影自主选择上还不及长年受到电影熏陶和良好审美观教育的美国和欧洲。所以中国观众对《阿凡达》的期待自然更多,而对其落败的失望也更大。
最后在说说《拆弹部队》的一些细节吧。虽说这是部歌颂美军的主旋律片,可是里面对人物的描写却比中国的主旋律片自由开放的多。比如像威尔购买H色DVD,以及巡逻士兵打听妓院,这些情节是不可能出现在中国的主旋律片中的。我记得有一部中国片《绿帽子》因为描写了中国红军招妓而从此被打入无底洞永不得上映。如此的差异不知道我们该自豪还是叹气。哎~说远了~~

    虽然是伊战电影,但《拆弹》并没有打出反战的旗号,美军和伊军的对立也不是多么突出的存在,主要是展现了拆弹部队不为人知的一面,没有政治说教,而是像战士们致敬。这样的英雄主义情节,换成了西方化的表达形式,让观众们体会到大兵们有血有肉的一面——战场下的内心创伤和异常的心理活动,与卖DVD小男孩的嬉闹,对于拆除人肉拆弹失败后的无奈,以及最后继续选择回到战场上开展新一轮的“拆弹之旅”,都在男主角James的身上真真切切的表现出来。换种角度看,即便得奖不会被记住,但优秀的影片永远不会被忘记,而无论是《拆弹》的品质或者杰瑞米•雷纳的表演,显然当得起“优秀”二字。

不过我还是支持《阿凡达》的,毕竟长这么大从没有因为纯粹的画面,技术和音效使我震撼到快哭的电影。

    凯瑟琳•毕格罗用一部1500万美元的小制作电影,成为了第一个位真正夺得奥斯卡小金人的女导演,这样的“意外”,不得不证明了美国主流意识的价值观有一些“雷锋”色彩,士兵们的献身精神也值得歌颂,但从本质上说,他们又成了美国国家利益和政客利益的牺牲品。对于影评人一致叫好的同时,是否反思过这部险受意识形态干扰的电影真的发挥了大众想要的作用了吗?而目前的战争局面又能让谁埋单呢?这一切在电影中表现的似乎含糊不清,或者说很难正面处理,但“雷锋”精神带给我们的也许是不朽的传奇。

  kang.
   2010/03/15
   【 见报有删减】

   

本文由永利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残酷的战争与扭曲的人性,拆弹部队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