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性好莱坞大片,韩国导演碰上法国漫画遭

我对于奉俊昊的熟悉程度,只有一部《杀人回忆》的亲密接触。印象颇深于他能以娓娓道来的语速讲述紧迫揪心的故事,把控节奏沉稳有力,处于人心之内,凌驾电影之上,可在《雪国列车》中看到了他如履薄冰的险胜,如同窥探经验颇丰的中年马车夫勉强驾驭八匹马拉车,露出些许年轻小伙才有的慌乱窘态,暗喜其娇态,顿觉得可爱。
片子铺的太大,从人性和人权,社会公平,法律的意义,精神领袖的统治地位合理性,宗教的佛以已肉喂鹰救兔,西西佛斯的周而复始,民主与独裁,洗脑与思想禁锢,想表达的太多,却必然的贪多嚼不烂。以控制和深度见长的导演,双手难握青天。
但不可否认的是雪国依旧有很多值得称颂的地方。
一马当先的必然是蒂尔达 •斯文顿的高调献艺,有霞光掩星之势,抹去了整个影片灾难悲情的标记,又奇迹般的给予了影片真实的血肉。当她来到末节车厢激情昂扬的七分钟洗脑演讲,颐指气使,背过身去的试图接同boss电话时的谄媚龅牙微笑,在被末节车厢革命者俘虏时歇斯底里的赞颂独裁者哈里斯,惧怕的故作强硬和狡诈的假装背叛,摘掉假牙博取同情和信任的搞笑老婆嘴,进入儿童车箱前,以教育为名要求暂时被释放的正统学究范,在儿童车厢被营救拿起武器反击的利落狠毒,在如此强大的而富有感染力的配角面前,英雄的革命领袖克里斯,被渲染成希特勒般雄辩家的独裁boss,还有耍酷面瘫的棒子工程师,你们歇了吧。
赋予人性于佛心是影片好的构思成分,但却表现不当,有种重拳打空闪了腰的自毁感。画面永远比言语来的更有力,如果能把吉多姆舍臂喂人救婴儿的场面,末节车厢窒息的饥饿和恐慌表现出来的话,比起克里斯满脸泪痕枯燥的讲述来的更令人信服,毕竟没有几个观众有过想吃人的极度饥饿和舍己救人的伟大情操,倒是显得假大空十足了。
克里斯西西佛斯般的要把搅动永动机的小孩营救出来,一遍又一遍,直到折了手臂,完成了自己在末节车厢人吃人阶段没有断臂喂人的遗憾,是西西佛斯宿命开始,轮回与结果,圆满但是刻意。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革命的必要性不是为了民主自由而是被刻意的安排获得列车系统生态平衡的时候,死亡的意义就变了味,贡献依然是有的,自身死亡保证了他人的存活,但自己的生命权利被践踏在泥土里,原来人还是分了高低贵贱,革命的光荣死亡和丧失人权被动的救赎别人的死亡谁能分个高下。
当克里斯来到头节车厢见到独裁者,得知自己是被安排的革命棋子,为了自由,尊严的革命被拉下了神坛,吉多姆与独裁者的双簧给了克里斯一记措手不及的重拳,为了让列车生态平衡,为了让类种族延续,革命是必须的死亡是必须的,里应外合的欺骗是必须的,压迫也是必须的,列车就是我们社会,这一切就是我们的需要延续的佛心,以残酷的杀戮的魔的状态呈现。对照世事,果真如此。
不同与别的灾难片,苦难并不是单单的被演绎,而是通过美好来对比呈现,当革命者坐在前列车厢,享受着清冷的阳光和三文鱼的时候,时隔17年,终于重新获得除了蟑螂制作的蛋白质块以外的食物和原本拥有的人权,平常的东西变的如此奢侈,还需要说什么可怜和悲惨么?克里斯作为革命领袖也被洗脑到觉得到列车外会被冻死,失去了最基本的思考能力只想占领引擎,用讲什么悲哀么。我们何尝不是跳不高的跳蚤,时时刻刻都是。
来个轻松的结尾,管你这世界上到底有没有永动机,管你科幻的世界构想是否完善,反正棒子又一次拯救了世界,别拿美国的英雄主义跟人家棒子比,没看人家棒子踏上陆地带着非洲同胞呢。世界都是棒子和黑人的。

      故事讲述2031年,人类试图阻止全球变暖的实验失败,导致地球气温急剧下降,大部分生物死亡,幸存者登上了一辆像诺亚方舟一样,靠永动机运作,自成一个生态循环并绕着地球不停行驶的列车。这列车有着森严的等级,饱受饥饿之苦、生活在恶劣环境的末节车厢的人们在革命领袖Curtis的带领下,为了生存一节车厢一节车厢的向前突进,掀起了一场向车头进军的“革命”。
        相似的革命题材的电影不少,但《雪国列车》却是把这样的剧情放在一个完全封闭而且相对狭小的列车上,有点缩影意味,而且这部电影最大的亮点在于导演对人物个性特点的刻画上。Curtis和南宫民秀、Gilliam和mason这四个角色举足轻重而且隐约有引人寻思的对比味道。原以为Curtis是忍隐智慧、坚持果敢的正面革命领导,但他却有杀婴吃人、断臂未遂的过去;原以为潦倒的保安系统设计师南宫民秀是个毒瘾难戒的犯人,但他却是借吸毒之名,行收集炸药之实,渴望冲出列车创作全新世界的理想主义实干者;他们都是革命者,只不过前者是对内革命者,后者是对外革命者。原以为列车尾箱割臂救婴的Gilliam是正直善良的智者,却从列车支配者口中得知他是这些年来一次又一次暴动的煽动者,是维持这种暴力平衡的幕后支配者;原以为梅森是列车支配者最糟糕的一面的反映,是被列车支配者彻底洗脑的死忠者,但她却像变色龙一样,遇到危险就毫不犹豫地变卦;他们都是死忠者,一个忠于想象的平衡,一个忠于自己。这样深刻有戏剧化的人物个性刻画就是导演奉俊昊神奇的能力,永远让你惊讶和诧异。
        当然这部电影不足的地方也有不少,例如剧情编排略空洞不够严谨深刻、结局有点仓促暴动的意义没有得到实际的体现、最后只有两个“列车孩子”活下来人类生存希望渺茫。还有诸如:为何“列车大汉”是不死身?“列车少女”是透视眼?列车被毁前一切恢复到某一瞬间?这些梗还真不知如何破••••••
        但是总的来说,魅力独特的法国漫画碰上《江汉怪物》的导演奉俊昊能擦出多大的火花本来就已经值得让人期待了,再加上美国队长克里斯•埃文斯、奥斯卡最佳女配角得主、《纳尼亚传奇》的冰雪皇后的蒂尔达•斯文顿,以及韩国实力影帝宋康昊这样强大的演员阵容着实足够让这部电影变得万众瞩目!

奉俊昊的《雪国列车》从诞生之日起就噱头无数,影片的创意以及各种隐喻堪称完美,但是似乎并没有服务于剧情。整个故事,台词以及演员的表演都仅仅处于暗潮汹涌的表面,简而言之就是故事高潮不足。对于电影主题,奉俊昊在采访中说:“《雪国列车》是很明显的政治电影。人们的生活总是在一定的体制内。在学校和社会也是存在于资本主义共产主义体制。《雪国列车》就是这样的故事,还讲述了可以突破这种限制的故事。退一步去看,是一部很残忍的电影。人们拥有想安逸在体制里和想突破体制的双重欲望。实际上有几个切·格瓦拉呢。又想摆脱又想安逸的双面性,在电影中出现的人物上都表现了出来。如果说带有政治色彩,那就是了。”他自身对影片的定位也恰好说明了他的野心。

人类阻止全球变暖是试验失败,地球被冰雪覆盖,幸存的一部分人搭上了一辆由永动机牵引的列车。世界缩微到一列火车上,末节车厢的人吃着蟑螂做的蛋白块,前节车厢的人做头发、蹦迪、蒸桑拿,过着与从前无二致的生活。当末节车厢的人通过暴力革命冲击到前节车厢时,才发现原来这只是统治者的游戏——控制列车核心部位引擎的维尔福德与末节车厢一位有威望的老者联手,煽动末节车厢的人革命,使一部分人在革命中死亡,以加快人口更新速度,维持整个列车的生态平衡。
    耐人寻味的是当暴力革命的领导者柯蒂斯终于和列车最高统治者在列车核心部位会面时,维尔福德说自己老了,希望柯蒂斯来统治列车。那一刻柯蒂斯在完美的引擎面前跪下了,这是对权利的膜拜。在从革命者到统治者的转换中,后来的统治者并不会比他之前所反对的英明多少,甚至更凶残。但是看到维尔福德把来自末节车厢的小男孩当做零件驱动列车前行时,柯蒂斯放弃了成为统治者。
在优胜劣汰的达尔文主义盛行的年代,一些社会学家对这一思想渗透到人类社会领域深为忧虑。在该片中,最高统治者的代言人梅森有一套说辞,大意是:呆在末等车厢的人就是低人一等的贱民,应该无知无识麻木地充当金字塔的底座,忍受压迫。这些话深深打上了社会达尔文主义的烙印,不过这样的愚民政策只能算是段位比较低的,她真该读读中国历史加强一下职业素养。动物世界是完全的优胜劣汰,而人类的不同在于对弱者的体恤。但反观现实世界,社会达尔文主义的隐形法则还是无处不在。这才是看完电影比较让人郁闷的地方,尤其是你发现自己其实很多时候身处末等车厢时。
片子有深度却不至于压抑,影片最后,列车遭遇雪崩,一个女人和一个小男孩活了下来他们在冰封了十八年没有活物的大地上见到了北极熊,那是生存的希望。女人和孩子拯救世界,这是导演的隐喻吗?
同行某人说,误以为导演是中国人。大概暴力革命、寡头统治、个人崇拜是无国界的吧。头等车厢的孩子们在列车幼儿园里歌颂伟大的统治者维尔福德:没有伟大的维尔福德,我们会怎样?我们会死!……(大意)这绝对会让每一个在20世纪五六七十年代度过童年的人找到共鸣。
《雪国列车》改编自法国科幻漫画,韩国导演,好莱坞班底,没有特别强烈的视觉冲击,叙事流畅,有着好好莱坞大片式的大手笔,但多了一分韩国导演的细腻,算是非典型性好莱坞大片。能感觉到是一部野心之作,但总觉得那里力道不够。

简单说说《雪国列车》故事背后的故事,列车二把手Mason本来是男性角色但是由于蒂尔达·斯文顿的加入,所以奉俊浩决定改变了角色的性别,Curtis和Wilford的扮演者,原本应该是杰克·吉伦哈尔和达斯汀·霍夫曼,但是由于档期的问题,所以两个角色的扮演者也换成了克里斯·埃文斯和艾德·哈里斯。其中最有意思的就是蒂尔达·斯文顿,在影片中模仿了撒切尔夫人,也算是一段小恶搞。

PS:写到这里突然想起董桥的一本散文,名字叫《人道是伤春悲秋不长进》,伤春悲秋不长进,呃,我要自省一下。

整部影片最让我叹服是主题的设定,政治性:末日独裁,洗脑革命

我之所以选择这两组词汇来说明本片的政治性,是根据剧情的设定,也是电影最浅层的意思。一辆列车,三六九等的乘客,不平等的待遇。根据这些细节蔓延开来,有一种《水浒传》的神韵。在末尾车厢度过了暗无天日的十八年,不堪重压的乘客揭竿而起,单就这一个情节来看,略显单薄,因为这样题材的电影太多了,史蒂夫·麦奎因《饥饿》肯·洛奇的《风吹麦浪》F·加里·格雷的《守法公民》虽然故事的设定不同,但是都是因为种种原因导致的反抗。但是奉俊昊的聪明之处就在于把这种群体性的反抗放在一个密闭的空间中,也就是小格局的反抗,这就让电影多了一些趣味性。

蒂尔达·斯文顿在本片中扮演的角色可以定义为发言人,舆论领袖,她存在的意义就是对末尾车厢的人进行思想上的统治,通过宣扬不存在的真善美来维持整个列车的和平。然而,她对末尾车厢乘客的洗脑是不成功的,一年可以,两年可以,但是在这长达十七年的时间中,她的谎言最终还是会被揭穿。独裁统治或者高压政治之下的民众一旦找到了反抗的缝隙,就会竭尽全力。改编自乔治·奥威尔著名的科幻预言小说《1984》中也存在这样的场景,戈达尔的电影《阿尔法城》中也假定了政治环境,所以说,奉俊昊在电影整体的主题上并不是原创,而是利用这个背景来讲述自己想要讲述的故事,把故事的背景放在一辆列车中,冲淡了主题的模仿痕迹。

反乌托邦:永动引擎

永动引擎的灵感应该来源于永动机,永动机的出现直接关系到乌托邦三个字,本片的设定是反乌托邦,反乌托邦主义就是反面的理性社会,在这种理想社会中,物质文明泛滥,并且高于精神文明,但是,因为是乌托邦,所以近乎于完美,但是在这种完美的社会中,人类的精神在高度发达的技术社会中并没有拥有真正的自由。在在本片中,火车是在永动引擎的支持下连续行驶,火车中有独立的循环系统,每一节车厢都有不同的设置,乘客不需要工作就能够得到充足的食物,这正是一种理想化的社会。因为不真实,所以需要打破,而火车末尾的乘客,恰好是反乌托邦主义者,而他们的反抗并不纯粹,同样是为了可口的食物,舒适的居住环境,所以他们只能称之为反乌托邦的利己主义者。

 上层社会车厢乘客的奢侈萎靡,一起反抗的朋友的牺牲,精神支柱和灵魂领袖的死亡......这一切都是反乌托邦的理由。奉俊浩这样的设计让我想起了司汤达的《红与黑》在书的前几页,有一段关于“红与黑”的解释,红,指的是以其特殊的方式反抗副皮质度的小资产阶级叛逆者(于连),黑,指的是反动教会,贵族阶级和资产阶级在内的黑暗势力。但是电影中的人物设计似乎并没有如此分明,在起义者中,Curtis和南宫民秀代表的是同一种阶级里的两类人,虽然一样在反抗,但是目的各不相同。
 
秩序:体制内和体制外

 列车中的人可以说是在同一种体制下生存的,而这种体制来源于列车的独裁者——Wilford。起义者中的Curtis并不了解列车的黑暗历史,他的态度很明显,很前部,但是爱尾部,他革命的目的就在于推翻前部,从本质上来讲,Curtis就像革命时期热血的知识分子,充满理想主义,在尾部的生活让他感觉到生命的存在和意义,或许一些人的生命力需要通过进攻和回击来引爆,Curtis就是典型。
 
 而南宫民秀却一心想打破这种体制,他反抗的不是前段,不是尾端,而是整辆列车,他想通过脱离列车的方式来得到自由,而Curtis是想通过列车内部革命来改变列车体制。南宫民秀和Curtis的性格设置,恰好代表了现在高呼着民主的两类人,一类人打着本着追求民主的目的移民海外,以为自己站在了国际的立场,这样就可以肆意批判。而另一类人,却通过自己的思想,行为来争取民主,虽然卑微,却狂热的让人感动。
 
 人物的行为设置的非常巧妙,但是总体来说,还是过于刻板和平面,而且大多数人物都毫无性格,只是群体中的一个生命机体,把该完成的事情完成了,生命就可以划伤句号了,没办法在观众的心里留下深刻的印象。
 
 独裁:末日独裁
 
惠特克主演的电影《末代独裁》在我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乌干达总统安迪•阿明的通知以及对民众的洗脑等等,在《雪国列车》中清晰可见。阿明为什么不立刻杀掉反抗自己的人,而是要通过暗杀,舆论等方式来传播这些信息,目的就是在于这些信息的必要性。而《雪国列车》中Wildford不愿意杀掉末尾的乘客,就是因为这些乘客具有活下来的必要性,在;列车上,独裁者Wildford通过散播永动引擎的信息来催眠民众,完成自己的通知,永动引擎是科技发展的终极梦想,和共产主义是人类社会的终极形态一样,每个人都歌颂它,赞扬它,崇拜它,但是前者只有Wildford知道其中的道理,后者只有马克思知道其中的道理。

独裁的必然性存在就给反抗提供了温床,其理由也很充分,奉俊浩在力求让故事更加完美,给人物的每一个行为都赋予了可信性的意义,往往这种力求完美的完美痕迹过于明显。人物的行为以及台词总是过于浮夸,很多行为其实完全没必要用言语再来解释一遍,因为整部电影的情节还是比较简单,除了隐喻之外,没有任何晦涩的地方。《雪国列车》本身就是两个极端的社会,极度奢侈的上流社会和被极度压迫的底层,而底层的被压迫性阐释的过于浅显,说服力不足。所以说,在这部电影里,空间如此封闭、阶层如此明晰,一切隐喻怎么都成了肤浅的明示。

结束语:

作为一部科幻片,《雪国列车》除了列车本身的科幻属性意外,其他的完全没有任何科幻的感觉,从世界的构建一直到局促的结尾都说明了这个这个。而这部电影本身也带着漫画的冷峻和黑暗,但是,这并不能说明奉俊浩的能力,仅仅只能代表他希望进好莱坞的野心罢了。和他之前的电影相比,这部电影充满了太多BUG和模仿,影片中强调的一个秩序问题,最后得到的答案就是没有秩序也是一种秩序,所有的善恶,人性,宗教,信仰,理性都会在某一个时刻被混淆,剩下的就是美国式的自我精神和韩国式的自由信念。

本文由永利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非典型性好莱坞大片,韩国导演碰上法国漫画遭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