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你爱我,秋水蒹葭碧云天

秋水逃去大陆的那晚,碧云从台北跑来西螺,她哭着交给他一样样的东西,给他一支钢笔,让他用它为自己写信,亲手为他戴上戒指,说从此我等你。她千百个不放心,恨不得自己也随他去。是的,人没去,但是心却早已随着他的人去了大陆,从此一醉不醒。

 

 
乡下,陈秋水老家
 
陈秋水得了相思病,被母亲看穿心思。
 
陈秋水吃惊的发现,王碧云竟然来乡下找到了自己,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两人兴奋不已。
 
 
母亲深知门户规矩,但在两人的坚持之下,算是默认了。
 
两人在乡下度过了人生最美好的时光,我想他们也会这么觉得吧。
 
王碧云发现陈秋水是左翼分子,这就意味着政治局势对他不利。事实确实如此,当时正值国内战争对国民党不利,台湾当局大规模拘捕左翼分子,陈秋水被迫要离开台湾。    

陈秋水自二二八事件离台直至牺牲,与王碧云音讯全无,十余年的苦等,幽幽情思从王金娣对他的追求过程之中清晰可见。从第一次对话陈秋水说:“一个人牙好,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心很好。”这话出自王碧云的父亲,秦汉出演的那个牙医。陈秋水到大陆后更名为徐秋云,姓随母亲,而名字则意味着他与碧云的结合。那只钢笔,当金娣在火车徐徐开动时拿走了那只笔,秋水急切地说:“我的笔,把笔还给我……好好地保管,用纯蓝的墨水……”,那是碧云送给他的。当听说有个叫王碧云的人找他,他魂不守舍的神情,踉踉跄跄的脚步。直至金娣改名为碧云时,金娣抱着他说道:“不用再等她了,不用再这么苦等……我就是王碧云。”,秋水毅然地挣脱。

 一个关于等待的故事,一段关于承诺的爱情,一首关于坚持的恋曲……
     秋水在王家做家庭教师,遇到了王家千金碧云,两人一见钟情并私定终生。适逢台湾局势动荡,左翼分子的秋水去到大陆,两人的爱情被隔绝于两地。秋水为安全着想,便更名为徐秋云在朝鲜战场上为国效力,在此,认识了简单阳光的王金娣。与碧云一样的是,王金娣对秋水一见钟情,在明知道秋水与碧云“彼此等待”的爱情誓言下,仍然追随秋水来到西藏。秋水被感动了,把背负多年的承诺卸下来了,和王金娣(后改名为王碧云)结婚了。在台湾碧云仍然坚守信诺,一边四处打探秋水的消息,一边代子尽孝。直到68年,她终于得知了陈秋水的消息——陈秋水和妻子双双殉难西藏雪山。
     陈秋水,“我是鲁迅先生所说那种人:一个生在破落户的飘零子弟,一个叛逆者,一个勇敢的斗士。”秋水所背负的太多了,动荡时局的责任感,对碧云等待的誓言,愧疚母亲的不孝之情,金娣的期待等等……我相信他没有忘记这一切,只是人终究要选择,选择做一个相对幸福的人。
     王碧云,“左和右对我来说只是一个名词,我不关心政治,只想要过一份属于自己安安静静的日子。”年老的王碧云对其侄女晓苪说:“找个安静的地方住下来,找个安静的男人嫁过去,世界这么大,你总得给自己找个落脚的地方,跑来跑去,哪天是完呀,人是不可以这样漂浮在世上的。”听晚这句话,我很矛盾,为什么一生在追求安静的碧云,却总不肯放下,执着六十多年的等待呢?在我反复看了5遍的电影,我把其解释为内心与现实的碰撞,爱着秋水的内心无法消停,现实的无奈无法改变,两者的摩擦产生的痛苦是安静的生活所不能承受的。
     王金娣,“姐姐,他一直在等你.是我不让他等了,对不起...今生今世他要见不着你,来世....来世我一定陪着她去见你。”在现今的社会了,很多人不能理解王金娣为一个心里有牵挂,等待的秋水,只身追随他去到西藏,改其名为王碧云,一切只为自己的爱情。秋水对她说,你不必这样做,金娣回答说:我有什么办法?你心里只有王碧云 。这是对爱情的无奈,为爱情义无反顾的妥协之举。一句“我喜欢你”,不拖泥带水,干净利落地表达自己内心的想法,这是区别于王碧云存在的另一种女人。正是有了他,我感觉秋水是幸福的……
     薛子路,“她等一个永远等不到的,我一定还有机会的。”这又是一个痴情汉,一个自称是王碧云男朋友,但是属于白天和晚上做梦的那种。最后,他还是没有机会等到碧云就已经去世了。
     这个故事让人倍感凄凉的是主人公的等待,而让人为之动容的也是他们的等待。一个亘古不变的爱情话题。
     电影的开头,碧云的侄女问了一个问题:“在人世间,把生者和死者隔开的是什么,把相爱的人隔开是什么?”看完电影,我猜想是无法预计的未来吧。

秋水离开了西螺,碧云成了螺的媳妇儿。她只当自己已经是秋水的爱人,多少年如一日地服侍秋水的母亲,陪她一起等秋水。两个女人,都等了自己的一辈子。

 

 
陈秋水墓前
 
晓芮与陈昆仑夫妇把碧云当年从秋水身上扯下的那个扣子放在秋水墓前。
 
一只鹰从他们头顶飞过,千山万水,云雾风雪,尽在眼底,最后看到的是那一湾浅浅的海峡。

王碧云,第一次与陈秋水擦肩而过,心亦随之而去,直至终老。漾漾情怀从青丝至白发沁人肺腑。少不更事的徒步找寻,为了“只想看看你”。到送别时的“我不让你走,我要跟你一起走”,“你不要担心,我会替你尽孝,她也是我妈妈。”这句话,她说了,也做到了。漫长的等待,辗转的找寻,直至等来的消息是陈秋水与王碧云双双于雪崩遇难时的无声的悲泣。

你看啊,碧云,他等你,你又等着他,你们的痴痴等待又是谁的错?!

 

 
台湾
 
王碧云收到一封东京来的信件,信中说,陈秋水到大陆后改名徐秋云,已经结婚。
 
王碧云大哭,嚎啕大哭!
 
陈秋水,我等你这么久,你却已经和别的女人结婚了。一个女人内心沉寂了几十年的积蓄,在那一刻终于爆发了,除了哭,碧云还能干什么。
 
陪在她身边的,只有薛子路。    

所谓相守,投瓜非瓜,报桃非桃,琼瑶以至,永之为好。

泪水从这里开始泄洪。

 

 
台湾
 
薛子路依然手抱红玫瑰在王宅外守候。
 
王碧云当教师,经常去乡下照看自己的母亲(婆婆),婆婆委婉劝其改嫁,碧云不从。    

病中再看《云水谣》所感,记下。

而那薛子路,更是从年少便一直在等王碧云,他说,只要她还在等那个等不来的人,我就一直等她。

 

 
台北
 
薛子路依然在王宅门外等碧云,依然手抱红玫瑰。
 
王父接纳了他,有意向女儿暗示。碧云不为所动,全台湾到处找陈秋水的下落(这里有一个历史背景,朝鲜战争中,很多志愿军俘虏被送到台湾,此处不详说)。    

所谓相思,望而不可即,即而不可见,见而不可求,求而不可得。

金娣儿迢迢跑来天寒地冻的西藏,只为告诉这个叫徐秋云的男人,她改了名字。她说,叫我王碧云。她说,你不是很爱王碧云吗?那你爱我吧,我就是王碧云。他答,好好的名字,改它做什么!是啊,好好的名字,改它做什么!可他却没想起自己来,徐秋云何尝不是改过的名字啊!他分别取自己名字和碧云名字的一个字为自己取了新的名字。

 

 
台北
 
薛子路给碧云送来一封信,是陈秋水写给碧云的,秋水要离开台湾,相见碧云最后一面。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秋雨淅淅,王父车载碧云去见陈秋水,这一幕感人至极。
 
碧云送给秋水自己的相册,围巾,一支钢笔,要他用这支笔给自己写信,最后给秋水带上戒指,说:你要记住,今天是陈秋水和王碧云订婚的日子。两人相拥而泣,难分难舍。
 
王父上来拉走了碧云,开车离开,秋水冒着大雨一路狂追,碧云扯下秋水衣服上的一个扣子。
 
悲情而不煽情,催人泪下。    

投我以木桃,
报之以琼瑶。
匪报也,
永以为好也!

你看,陈秋水,她傻傻爱你,你又痴痴爱她,你们谁又有资格笑话谁?!

 

 
西藏
 
王晓芮对姑妈的那段往事念念不忘,从纽约回国多方调查,终于找到徐秋云的儿子陈昆仑。    

投我以木李,
报之以琼玖。
匪报也,
永以为好也!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陌上知返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地点不详,大陆某医院
 
金娣得知徐秋云要去西藏,过来找秋云。秋云劝金娣不要太挑剔,30多了,赶紧找一个结婚吧;金娣表示:你能等,我也能等。金娣恸哭挽留,秋云依然坚持去西藏。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
所谓伊人,在水之涘。
溯洄从之,道阻且右;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这五星,给阴错阳差的爱情。

美国纽约
 
白发苍苍的王碧云和自己的侄女晓芮通电话,说起亲人,说起爱情,晓芮问自己的姑妈:在人世间,把生者和死者隔开的是什么?把相爱的人隔开的又是什么?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在寒气逼人灰尘满天的西藏,一个小护士告诉秋水有个叫王碧云的女人来找过他,于是他发了疯地跑起来,四处找寻他盼了念了好多年的碧云。终于,他看到了一个正在晾被单的“碧云”的影子,他不敢相信那是和他深深相爱的碧云,就这么怔怔地望着,不敢向前。然后,那个影子掀开被单走了出来。

 

 
西藏
 
蒙古包里响起了欢乐的歌舞声,徐秋云和王碧云终于走向了婚姻的殿堂。
 
对酒时,王碧云不忘王碧云。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
所谓伊人,在水之湄。
溯洄从之,道阻且跻;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陈秋水看着正对自己微笑的美丽的“碧云”,感觉像做梦一样。

==========

投我以木瓜,
报之以琼琚。
匪报也,
永以为好也!

 

 
朝鲜
 
彼时的陈秋水已经是此时的徐秋云。
 
朝鲜战争爆发,徐秋云成为战地军医,救死扶伤。一次救助伤员,他结识了单纯可爱的战地护士王金娣,就像他与碧云一样,这个小护士第一眼就爱上了陈秋水,开始了对他执著的追求。但徐秋云依然心系碧云。
 
部队归国,大家返乡,两人即将分开。金娣不舍,追着火车道别,金娣把自己的钢笔送给徐秋云,让他给自己写信,又把碧云送给秋水的钢笔拿了下来,说要用这支笔给他回信。    

王金娣,一个来自上海的娇丫头,自手术时结识徐秋云后,孜孜以求,无怨无悔。秋水来到西藏,她追到西藏;秋水心中始终有个碧云,她就将名字改为碧云。这等苦恋,足可谓感天动地。至新婚之夜,她对那个空置的代表王碧云的酒杯说:“姐姐,他一直在等你。是我不让他等了,对不起。”酒一饮而尽,“今生今世,今生今世他要见不着你,来世,来世我一定陪着他去见你。”又一杯饮下,泪尽下。

 

 
台湾
 
王碧云依然在找陈秋水,身边依然只有薛子路。
 
大海捞针,希望甚微。更何况,这海里根本没有针呀!
 
母亲病危,念念不忘秋水,对女儿心怀悔意,却又能如何。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
黯乡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西藏
 
此时的徐秋云是当地一家医院的院长。
 
一天回去,别人告诉他,王碧云来找他。
 
徐秋云激动万分,当他找到她时,发现那是王金娣。
 
王金娣告诉他,自己申请来做当地护士长,而且改名了,她现在叫王碧云。
 
金娣的表白很感人。
 
你的心里只有王碧云,希望呢,你就是等到死你也等不到她,我可怜你。从今天起,不用再等她了,不用再这么苦等,我就是王碧云,我就是王碧云。
 
王碧云,王碧云在天上,她照顾不了你,我替她照顾你,在你身边,照顾你一辈子,你要真爱王碧云,你就爱我吧,我会一辈子对你好,一辈子照顾你,替她。    

所谓爱,起相思,得相恋,终相守,谓之久矣。

 

 
台北
 
四十年代。
 
王牙医家为自己的儿子找了一名家庭英语教师——陈秋水,陈秋水教育有方,很快就得到了王家人的赏识。
 
有一天,王家女儿王碧云放学回家,在楼下面听到陈秋水教育自己弟弟的声音,芳心初动,豆蔻年华的少女王碧云被一个文质彬彬的才子吸引了,她爱上了他,上楼擦肩的那一段,是影片中最美的片段之一。
 
秋水出门碰到一个暗恋碧云的男人——薛子路,他会把红色的玫瑰花放在碧云家门口。他让秋水来传递他给碧云的情书,秋水给了碧云一封假的,碧云看后当着秋水的面撕了那封信。
 
王父也对陈秋水颇为满意,甚至在路上公开奚落痴情而胆怯的薛子路,薛祈求陈秋水不要再去王家,当然遭到了拒绝。
 
在一顿晚餐上,几个人的话越说越明,仿佛又要有一对才子佳人的爱情即将诞生,但是遭到了母亲的反对,委婉的辞退了陈秋水,陈只好回乡下,与碧云暂时天各一方。
 
出门还和薛子路打了一架。  

 

 
西藏酒吧
 
王晓芮打开电脑,和姑妈视频对话,王碧云看到了陈秋水的儿子——陈昆仑,碧云得知,陈秋水夫妇在1968年一次救灾中遇到雪崩已经遇难。
 
此时的王碧云是什么心情,什么感想,我不得而知,我想,也没有人知道吧。
 
我们看到是酒吧的花天酒地与视频中一位白发苍苍、感慨万千的老人。    

 

 
台湾
 
碧云卜卦,还在为秋水祈祷,岁月不饶人,他不再像年少时那样皮肤白皙,青春靓丽,但她依然在等心爱的人。    

本文由永利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等你爱我,秋水蒹葭碧云天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