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潘金莲,短评放不下了

1.李雪莲开始是为了要二胎自愿跟丈夫离婚的,离婚也是事实,丈夫是离婚后跟别的女人在一起的,无论政府开始法律还是官员都无法改变这一事实,想不通为什么要告,为什么很多官员被撤职。
2.李雪莲开始为了假离婚的事告状,后来又因为被“丈夫”侮辱为“潘金莲”的事告状,后者跟前者是两回事,大可以起诉其污蔑诋毁,怎么又连同以前的混为一谈呢!
3.那么多官员怕她去告,告了就会被撤职,难道上面的官员也不分是非了嘛,这个案件本来就是事实,换谁也不可能推翻重审,这部片子深深的感觉官员很冤枉。
最后李雪连只是为了告状而活着了,唯一支持她活下去的希望就是起诉丈夫,官员……这就有些无理取闹了,确实没有值得同情之处。
电影拍的很细腻,画面很美,圆形 方形 长方形切换,有新意。

去年《老炮儿》上映的时候,在五道口电影院里一个人看完了,觉得冯小刚导演应该拿一个最佳男主角奖。冯导讲过的故事不仅好笑,而且笑完了之后还会有对人生的感悟,这就是冯小刚电影的独特魅力。于是今年《我不是潘金莲》上映的时候,我也第一时间到电影院尝了鲜。《我不是潘金莲》果然没有让我失望,的确是一部反映中国社会现实的电影。

流云之下,心系江湖。既然有朋友跟我讨论电影《我不是潘金莲》的话题,我就把当时看完电影早该说的一些话借此机会说出来吧。 一个农村妇女李雪莲,为了肚子里未出世的孩子,想在县城多买一套房子,跟丈夫协议假离婚,等房子到手了以后,再复婚。没想到丈夫秦玉河假戏真做,把假离婚做成了真离婚,转身就娶了别的女人。李雪莲吃了哑巴亏,觉得冤,关键是离婚的主意还是她自己出的,心里更憋屈,咽不下这口气。于是想请法院主持公道,昭明真相。 法院无法帮她主持这样的公道。她就去找前夫秦玉河,让他当面说一句良心话,把真相说清楚。以秦玉河的为人,当然不会良心发现做这种事,反而变本加厉,当众说李雪莲是潘金莲。这下李雪莲不干了,她受不了这样的羞辱。开始层层找官,层层告,一直告到北京去,把秦玉河以及处理此事的各级官员全都告了。中央领导还为此发了脾气,李雪莲所在地区的市长到县长到法院院长等一系列官员遭到撤职。 但事情没有完,李雪莲要的并不是这些官员的撤职,而是有人希望还她一个清白,为了这个结果,她开始了长达十年的告状经历,专门趁每年人代会在北京召开的时候去京城告状。最后一次告状经历了不少曲折,包括当地政府官员暗地里使用的一些卑劣手段,令人震惊,这里我就不多说了。我只想说,李雪莲期望的清白直到影片结束也没有给她,而是以当事人秦玉河的死亡和李雪莲自己想通了作为结束。 那么,有些事情就值得思考了。 首先,李雪莲的诉求是什么?为什么她的诉求没有得到满足? 从影片中可以得知,李雪莲的诉求有两个。 一个,是要公开当时假离婚的真相,即使改变不了任何既定事实,也要让负心汉欺骗她的事实公之于众,让前夫的肮脏嘴脸曝露于光天化日之下,以正视听。 另一个就更严重了,既然前夫秦玉河在公众面前说她是潘金莲,公然损害她的形象,羞辱她,那么就必须让这个“畜牲”给自己公开道歉,或者,直接让他受到法律制裁,还受辱者清白,以昭公理。 那么李雪莲的这两个诉求该不该得到满足呢? 首先说第一个,受了欺骗想申冤,这种想法合情,但不合理,也不合法。这种不合理与不合法是由她自己的过失和无知造成的。 为了在县城多分一套房子,就去假离婚,然后想复婚,以达到拥有房子的目的,这是欺骗法院,欺骗政府,出了事情只能自己承担。李雪莲并没有意识到,当她这样做的时候,她面临了一场赌博,那就是假离婚能不能达到自己最终想要的目的。 事实证明,她赌输了,原因是她并没有认清丈夫秦玉河这个人的本质和嘴脸。 她天真地以为,事情会如自己所想的那样一切顺利,没想到秦玉河早就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这个算盘最终算计了自己,便宜了奸夫。她应该愿赌服输,可是她不服,要喊冤。 有人说她活该,作茧自缚。对这个说法我部分同意,因为事实确实如此,但事情不能就这么结束。另一部分呢?我也不是要反对什么,就是想进一步挖掘一下她觉得冤屈背后的原因。 一个没有多少文化的农村妇女按自己的想法,想多分一套房子,跟丈夫过好日子,本无可厚非,心情可以理解。她冤在哪里呢?一是方法用错了,她没想到离婚这种严肃的事情是不能开玩笑的,想在一条错的路上去得出正果,是不可能的。她的受教育程度让她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因无知而犯错,这种“冤”,应该是时代和当下教育实际情况的局限造成的。改变这种悲剧,还需要漫长的时间吧。 更深的冤,是因为她相信自已的丈夫。这个单纯质朴的农村妇女,一心想的只是如何和丈夫把这个家经营好。她对人性的阴暗和复杂远远缺乏认识,结果由于没认清楚丈夫本质,只能吞下自己种的苦果。 这个世界,总有一些善良受到伤害,总有一些单纯受到欺骗,也许自古以来就是如此,以后也不会根除。但是一个进化的社会,不是应该让这种现象越来越少吗?大家感觉到减少了吗?如果没有,根源是什么?通过李雪莲,我们看到了又一个人性的受害者。 也许你会责怪她笨,连自己的丈夫都不了解。我只想问,除了这种责怪,我们更应该责怪什么?你责怪了吗? 对于李雪莲的第一个诉求,法院不支持是合理的,因为离婚是双方协议好的,离婚证也是真的,具有法律效力。但这并不等于李雪莲的问题不能解决,她的问题是思想不通的问题,这已经不是法院的职责了,而是基层干部思想工作方面的职责。 在李雪莲最为苦闷的时候,有没有人帮她疏导思想?有没有人为他陈述利害,晓之以理,以帮助她在文化缺乏的情况下,能从无知的困境中找到一条有知的渠道解开思想的疙瘩,摆脱情绪的郁结? 我不知道这种思想工作要求对基层干部算不算过分,但如果当时有人能够出来做这个疏通工作,将有可能避免后来的上访和一系列干部的撤职。可惜没有,一粒芝麻就那样滚成了西瓜。 如果那些官员事先知道自己会因此而被撤职的话,他们会不会细心地去做这些思想工作呢?哪怕仅仅是提供安慰。他们一定会的! 问题就在这儿了。只有在知道与自己乌纱帽有关的情况下,他们才会把工作做细,他们才会去认真对待一个普通公民的心理感受。主动还是被动的思考,区别了公务员合格与否的本质。从这个意义上讲,这部电影提供了一把隐形的尺子,用以衡量全社会的“人民公仆”现象。 再来说第二个诉求,李雪莲要澄清自己不是潘金莲,而且希望法律主持公道,这是本片的另一个核心。她希望中伤她的前夫受到惩戒,如果各级官员不为她做主,那她就连这些官员一起告,不惜十年时间告下去。 大多数普通公民是注重自己的名声和名誉的,李雪莲作为传统农村妇女,更看重自己的名声清白。她与秦玉河的离婚案闹得尽人皆知,其中有很多是非真相是其他人不了解的,风言风语中,她已经背上了一个传统女性不应该背上的负面形象。 你没办法劝她不在乎。那里只是中国众多小乡村当中的一个,李雪莲也远没有你这么高的文化知识水平。她只想洗白自己,因为她确实清白。 我想,她的痛苦和憋屈里面还包含这样一层意思,秦玉河你不能先欺骗了我,让我失去了本来有的一切,现在还变本加厉往我身上泼脏水,还要颠倒黑白!欺负人不能到这种程度!这完全是得逞者的二次伤害。 这世界上有些气是咽不下去的,咽下去就失却了做人的原则,失却了直立为人的根本。一个农村妇女可能没文化,但是她知道最朴素的世间公理,她就想要那份公道。 这时候,事情在离婚案之外,又增加了名誉侵害行为。李雪莲当然不知道这个名词,也不知道这个性质。她只知道关于她是潘金莲的说法第二天就会传遍县里,她要否认,她必须否认,但她无法到县里每一个人面前去否认一次。她还是只有期望各级官员为她做主。 这些官员能不能帮她?当然能。 怎么帮她?首先可以先通过秦玉河单位的领导去做秦玉河的思想工作,让他认错,以解开李雪莲的思想疙瘩。这正是马市长的思路,而且这个思路很正确,是找准了病根。 于是厂长就去实施,可惜秦玉河不认错,还说自己也要去告状,让事情陷入僵局。这个僵局在影片中并没有顺利打破。 我在想,有没有打破的可能?比如,搜集当时在场人的旁证,证明秦玉河对李雪莲确实当众有过侮辱性的语言。那么按照相关条例,该起诉就起诉,该通报就通报,该处分就处分,总有一条相关的制裁措施适用吧。这样的话,即使秦玉河不认错,那么当地政府部门或单位也会从权威的角度给出一个说法,还李雪莲一个公道,那颗受伤的心灵也借此得到一丝抚慰。 影片中有没有人想到这些并出来替她做这些事呢?没有。 什么原因呢?我个人认为,目前许多国人维护人格尊严的意识还不够强,总认为就那么一两句话的事情,何必那么较真呢?骂你一句,又不会死人。说不定,当地的很多官员和国家干部也都是这么想的,前夫前妻的家务事,动不到法律和纪律那方面去。殊不知这一次,就出来这么一个较真的李雪莲。 李雪莲有两次否认。 第一次否认离婚是真的,希望大家都知道当时是假离婚。第二次否认自己是潘金莲,希望大家明白自己的清白。两次都跟人格尊严有关,而第二次的严重程度绝不亚于第一次,因为那是一个中国传统妇女对自己生命中最重要形象的坚守。或者说,这两次否认的根源其实都是一件事 她为了这份对尊严的坚守,告了十年状。 很多国人会觉得这不值,他们认为用一秒钟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只要在心里冒出两个字:“算了”。……所以他们无法理解,为什么李雪莲为了这一秒钟花了十年。 可是,如果一个人的尊严是可以随时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放弃的话,那么这个人跟奴隶有什么区别?跟动物又有什么区别?甚至,连动物也不如,因为好多动物的死比一些人类的活更高贵。 这又是问题了。群体性尊严意识的淡薄,群体性对人格尊严的轻视,耗掉了李雪莲整整十年的青春。谁来为这些时光买单?我们又如何避免去耗掉另一个人的下一个十年? 李雪莲没有读过多少书,但她在这方面的认识和举动超过了好多学历至高者。 从这个角度看,这部影片是否又反映了当今社会底层某些维权现状,这种现状是否不仅有制度上的,还有思想上的呢?提出来让大家思考。 那么最后李雪莲得到了她想要的公道吗?没有。 秦玉河出车祸死了,这一死,有些事情就永远无法说清楚了。于是她想到自杀。对此,我想再次追问,是什么把这个普通妇女逼向了死亡的边缘,仅仅是她自己的无知吗,还是缺乏了最基本的尊重和关爱。 虽然她最终并没有自杀,而是选择了放下。可是,这种终生含冤的被迫平静难道不是另一场灵魂意义上的生不如死么? 最后,来说说一个可怕的猜想。我看到也有网友做过类似推测。不过大家可以尽情反驳,我只需要你告诉我,你反驳的依据,确确实实的依据,而不是主观臆想。 你们觉得影片中马市长是不是一个好领导? 接近尾声的部分,马市长就事情的最终解决对县长来了一番谆谆教诲和深入思考,让人感觉他不仅是一个好领导,而且非常有头脑,分析问题入木三分。但冯导对这个人物是否埋下了一个他也不愿言明的伏笔或不愿揭晓的答案呢? 我提出几个疑点。 一、秦玉河的死亡出现在人代会即将闭幕、李雪莲可能再次成功告状的紧要关口,说是疲劳驾驶意外翻车。真的有这么巧吗?这种巧合,会不会来得过于恰到好处,过于及时了一些?刚好帮助所有官员度过他们最大的难关。秦玉河死亡的最大受益者是谁?当地级别最高的官员——马市长。 如果那不是意外呢?……回想一下,当初提醒县长要换一个思路,从根源秦玉河身上做文章的人是谁?当时的思想工作没有成功。现在离人代会闭幕近在咫尺了,最急于从根子上拔掉问题的人又是谁? 二、在一处拱桥下,马市长给属下交代事情,他身后站了个抱狗的女人。大家看,那像是他的老婆么?冯导想通过这个不起眼人物的设置,告诉我们什么呢?大家不妨顺着这个思路想一下,这女人如果不是马市长的老婆,那说明什么,你还认为马市长是个作风正派的领导么? 三、那个属下从拱桥上离开的时候,马市长特别叫他等等,跟上去说了一句话,“一失,可就万无哦”。这句话里,是否包含着某些威胁的成分呢? 以上三点,是否可以作为对马市长人格推测的依据?请诸君见仁见智。 如果这个推测是成立的,那这部影片才真正是下了一盘更大的棋,设置了一些我们不敢轻易揣测的思考。 不过,这也就是该影片更具价值之处了。 当然,我希望这个推测是绝对错误的,衷心希望…… (全文完)

这部电影,从审美的角度出发,挺优美的,整部电影都是用圆镜头和方镜头拍摄的,画面很美,给人一种以小见大,留白更是一种美。音效上有唱戏的那个鼓点,有起伏高潮,很棒。第一次见圆镜头电影,就像古典的小圆扇上的图画,很美。

影片讲的是没有文化的农村妇女李雪莲,为了分房和丈夫假离婚,结果竟然成了真离婚。他的丈夫又和另一个女的结婚了。于是她将她的丈夫告上了法庭,法院判了丈夫胜诉,离婚事实成立。于是她又一级一级往上告,从法院院长到县里,从县里到市里,再告到北京。最终依靠着在北京人代会当厨子的老乡的帮助,告到了国家首长那里。从县长到市长再到法院院长都被撤职了。但是李雪莲告状的目的却依然没有得到解决。她只是单纯得想要她的丈夫给她一个解释,当时他们是不是假离婚,她的丈夫是不是做错了。但是她的丈夫为了自己的面子,不仅不承认自己是假离婚,更说李雪莲就是潘金莲。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流云溪士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再从故事情节出发,一个叫李雪莲的人,因为分房,要二胎假离婚,结婚她的丈夫又娶了别的女人,成了真离婚。她丈夫说,我看你就是潘金莲,她说我不是潘金莲,她咽不下这口气,要告状,法院判决离婚是真的,她去法院院长那里申冤,院长不管她,然后她就告到县里,县长也推诿,告到市里,市长也不管她,还把她关了几天,她有冤无处申,就去北京告状,告到了首长那里,首长知道了这件事,把市长,县长,法院院长全撤职了,可是李雪莲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她就继续上告,告了十几年,最后,法院,县长,市长都怕她了,看着她,不让她去告状,到最后他的前夫意外去世了,她也无从告状了,事情就不了了之了,到最后她的事情也没有解决,后来乡亲们把她事情当个笑话来讲。

我觉得这件事情,从法律层面上说,李雪莲的丈夫没有过错,因此法院这样判也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在道德层面,她的丈夫应该受到谴责。我觉得这种事情不应该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更应该引起社会舆论的关注,通过媒体来曝光她丈夫的这种不道德的行为,从而迫使她丈夫向她道歉。这样的话,各级政府官员和法院院长也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而失去职务。当然,如果这样的话,电影就失去了戏剧性的情节,也失去了吸引观众的资本了。

我一直不懂,李雪莲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呢,她为了她的孩子,假离婚,可是在法律程序上确实是离了呀。她一层层,一年年的告状,那些政府官员就不能从根本上解决一下问题吗。有了问题就互相推脱,最后也没解决,市长也是,一直在讲空话,讲道理,什么“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因小失大”,为什么他们就怕李雪莲告状呢,还不是因为他们觉得自己没做好工作吗。那个法院法官王公道,求人家的时候就姐,姐,是怎么怎么的亲戚关系,等上级问责的时候就说,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两面派,势利眼。还有那个贾聪明,只知道自己的私利,跟人勾结还不帮人办事,知情不报,虽然不是什么好事,自私自利。

最终李雪莲告了她丈夫10年,却得知她的丈夫因为车祸而死了。我无法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评论她这样是对还是错,但是如果我是她的话,我不会这么执着得告下去。既然离婚已经成了事实,为何不宽恕她的丈夫所犯下的过错,和大头一起重新开始新的生活。当然,如果她不去北京告状的话,或许也不会遇上大头,也许这就是上天在冥冥之中注定的吧。

整部电影的中心思想就是这个吧,政府官员不办事,基层工作不到位。最后还是希望能少一些这样的事,多一些肯办实事的官,希望国家越来越好。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杨小画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永利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我不是潘金莲,短评放不下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