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剧为何风靡,一剂美丽的致幻剂

其二,国内当下的择偶观的现实性激发从韩剧中寻求心理慰藉。社会现实是残酷的,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许多烦恼结伴而来。父母们为大龄适婚儿女可谓是操碎了心。所以才有了所谓的“逼婚现象”。这些被逼婚的人群们在不断地寻求心中未来的另一半,在忐忑不安、徘徊不前中慢慢煎熬。韩剧是对此心理的一种慰藉吧。现实中高富帅不好找,但是韩剧里有。现实中的白富美只能梦中求,但是韩剧里有。于是一群大男孩大姑娘们逐渐地杀入韩剧,自我催眠也好,自我陶醉也罢,总之是乐此不疲。就像当下《来自星星的你》热播,熟人见面就问“你看星星了没啊?”

但现在的女性,也开始高调地喊出:我们需要美男,我们需要男神,并将对这一需求视为新兴女权对传统男权的反抗。这个传统古已有之,以颠覆男权著称的女帝武则天,就有诸多宠幸的美男子如薛怀义、张昌宗和张易之兄弟等。

      《来自星星的你》一火,各种翻拍传闻甚嚣尘上,对此网友齐呼“放过”。对这部剧的偏爱是一方面,另外网友也表达了对国内偶像剧制作水准的不敢苟同。专业化的明星打造,充满梦幻的场景设置,别出心裁的叙事手法,镜头特效的精细程度,以及它边播边拍的制作机制等等,在偶像剧这门手艺上,韩剧对国产剧确实是全面超越的。

图片 1

其三,女性观众对奢侈品的狂热。奢侈品如LV、香奈儿、爱马仕、古驰是无数女性的梦中之物。女性天生对奢侈品的狂热推动着整个奢侈品市场。但是谁都知道,奢侈品昂贵的价格只能让许多人“远观而不敢亵玩焉”。韩剧里的女主角们时常是奢侈品满柜,任意挑选,随性更换。所以看韩剧也满足了对奢侈品的观赏欲。那种渴求而不得的心态不亚于暗恋的滋味。当然一些富婆们以此为消费指南,去购物就直接指定要某剧中女主角的行头。

岁末年初新一轮的韩剧热,让人无法忽视。在风靡一时的《继承者们》火爆收官后,《来自星星的你》又变身“外星人”穿越逆袭。前者中的男主角李敏镐首登马年春晚舞台,以帅气的外表引得女观众成“花痴”;后者中的经典桥段“初雪了,怎么能没有炸鸡和啤酒”火爆社交网络……这种用“理想照进现实”营造出的童话世界正是新一轮韩剧带给观众的魔力。

  《来自星星的你》虽是荒诞不经高度假定性的剧情,但演员却演出了些许这样的“生命感”。金秀贤扮演的男主角一开始就展现了经历400年人间岁月的外星教授的性感优雅,而他的从容与克制,又在之后的剧情中被逐渐打破。金秀贤很年轻,他与全智贤扮演的女主角,实际年龄上算是“姐弟恋”。但他“以二十来岁的年龄,演出了四十岁的老成”,既扮得了酷,又卖得了萌,表演细致入微,演活了一个“守身如玉”的外星男在爱情中步步沦陷的过程。

图片 2

韩剧进入中国市场有二十余年,赢得无数的中国观众。如今《来自星星的你》不可思议地走俏网络,使得网络巨头们大赚一笔。而且带动各类消费,例如奢侈品、饮食业等。韩国男星们的中性化也使得中国女性的审美观念逐渐改变。韩剧中翘楚者从《蓝色生死恋》、《天国的阶梯》、《大长今》,再到如今的《来自星星的你》,它们俘获了无数年轻观众,是虐心的代表作。那么韩剧为何风靡呢?韩流的来袭我们的国剧该学习什么呢?

女性爱美男,是后现代人类社会经济的反映,正如林黛玉不会爱上焦大和薛蟠的文艺理论是贵族小姐的身份使其具有更高的精神追求。尽管当代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尽管在婚恋中经济依然有不可取代的重要性,但由于男性在脱离体力劳动和战争后的社会相对重要性大为下降,更多经济上独立丰足的女性,也开始对男性提出了更多经济以外的要求。即内外兼修、才色兼备等。很多城市女性长期单身,而否定追求者往往会用到一个很简单的理由—没感觉。这种没感觉固然很多是由于精神无法沟通造成的外表上的难以接受也是重要原因。

  红有红的道理。从各方面衡量,这当然是一部制作精良、深谙观众心理的作品。电影学院才子徐皓峰在谈到演员表演时曾说,一个角色要演出“生命感”,演一种“懒洋洋的聪明”、“慢节奏的性感”,有一种“看穿自己命运的眼光”,“这么一个老成的人,忽然动情了,在结尾率性而为了。一个把自己控制得太好的人,忽然控制不住了,不可避免地失误了,这个人物才动人”。

图片 3

韩剧风靡中国二十年可谓成功。反观我们的国剧还有许多不尽人意之处。雷同的剧情、雷人的镜头层出不穷,让观众们叹为观止。在韩流来袭之时,如何坚挺,值得我们深思。学习是永无止境的,是生存的一种能力。在内容为王的电视剧领域,除了花俏、砸钱、营销,还是需要编剧们的努力。多一些思考,多一些原创性,多一些对当下社会的关注,那么还要羡慕韩剧吗?

让大批观众为之沉迷的韩剧究竟有着怎样的杀伤力?想必大凡看过韩剧的人都能体会个中滋味。韩剧的标配一直都是养眼的男女主角,他们或是“高富帅”或是“白富美”,都长着一张360度完美无死角的脸。剧中的俊男美女、美人美景充分展示了生活的雅致和温情、唯美和纯净,给观众一剂释怀压力、心灵舒缓的灵药。它为观众营造出一个美好的梦境——生活之美好,服装之华丽,异性之优秀,爱情之深刻。

  有人把韩剧称为女人的“鸦片 A片”,但韩剧中恰恰是没有性爱的。大多集中在男女主角推推搡搡、欲拒还迎的暧昧阶段,一个吻戏代表剧情的高潮甚至终结。当然,不表现性爱并不代表韩剧中的欲望机制不存在,它存在于观众的想象空间里,无形中一直在推动剧情的进展。这部剧尤为明显,随便翻翻网上的帖子,就可以看到观众对男女主角亲密关系的各种想象,对都教授“老来得子”的无比期待。只是,韩剧的法则,主要是为了伺候女观众,将“前戏”无限美化和拉长了。

灰姑娘化身心机女 文根英与朴施厚上演“伪童话”

其一,韩剧的核心基本是围绕着“灰姑娘和王子”童话展开的。每个人的童年基本都喜欢读童话书,男孩子们渴望着英雄救美,女孩子们都希望有一双耀眼的水晶鞋。这种情节随着年龄的增长,从表象上看似乎逐渐远去,但是实质上此情节于潜意识中依旧如故。童年的梦想好比初恋,是一种无法言语的味道。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学就曾经试图解释这一心理现象。韩剧就是直接击中观众的童年情节,特别是女性观众。

李学均,地理学科网,血玉咒

  很多网友仍沉浸在剧中的爱情故事里,幻想全智贤和金秀贤假戏真做之类。其实,在高度工业化的韩国娱乐体制下,明星只不过是流水线上的一枚棋子。《来自星星的你》有着爱情童话般的质感,但再美丽的致幻剂,也只是一剂致幻剂。当你沉浸于这个包装精美的爱情故事,为主人公的爱情鼓掌时,你身边的现实,却一点都不曾改变它的险恶。当你忙着追韩剧,疏忽了管理自己,变得蓬头垢面时,现实中的好姻缘只可能离你越来越远。过度理性的人,多少显得无趣,但沉溺于情感幻象之中,永远追求那些求之不得的东西,却是诗人才做的事情。于是,追完剧,伤心透顶而又必须认清的一个现实:这个世界上并没有无来由的天赐良缘,有的只是一手一脚拼出来的幸福。

韩剧“变脸”透视贫富现实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林杰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和美剧、英剧等突然依靠神作如《冰与火之歌》、《唐顿庄园》、《福尔摩斯》等怒红一番不同,韩剧此次沸腾是一个积累性过程,也就是说,之前其实已经悄然不动烧到90度了—《继承者》和《星你》让这锅水彻底开了。

  嘿,那位得教授依赖症的,该醒醒了。

“韩流”回暖 《清潭洞爱丽丝》童话照进现实

参考:评论:韩剧为何让中国观众成"花痴"?. 中国新闻网 .2014-02-28

  教授的“晚节不保”主要是因为他遇到了一位魅力四射的“地球女”,全智贤扮演的女主角很有气场,深得人心。出演偶像剧她年龄偏大,但用演技弥补了这一劣势。她时而鬼马搞笑,时而深情催泪,“在女神和女神经病之间自由转换”。她的穿衣打扮在现实中掀起时尚旋风,她更是“炸鸡和啤酒”产业发达的幕后推手。

女主角不是清高自傲如白莲花,就是单纯柔弱似玛丽苏;男主角则是统一的白马王子,性格狂拽酷霸帅;恋爱模式偶尔欢喜冤家、偶尔苦情催泪……这似乎成了韩剧给国人的固有印象。现如今的《清潭洞爱丽丝》则颠覆了韩剧传统人设,灰姑娘不再傻傻地等待王子骑着白马或开着宝马来拯救,居然是意图闯入上流社会的“心机女”;王子也摆脱了“中二”病,怀着对爱情的美好憧憬,化身“长腿叔叔”救助贫家女。

尽管有些人视韩剧为“狗血”和“泡沫”,认为韩剧脱离现实,使爱看韩剧的女人对爱情的要求变得不切实际,但韩剧对中国观众的诱惑力依然不减。相对于那些让观众破梦的影视剧而言,韩剧的魅力在于它是给观众造梦的。与其说观众是在追韩剧,不如说他们是在追梦。他们中的很多人虽然明明知道韩剧是骗人的,是影视大工业流水线生产出来的产品,是个美丽的童话,可依然无可救药地爱上韩剧。韩剧成为观众对失望生活和失意爱情的一种寄托和反哺,增添了观众对这个世界的信任和信心。

  这部剧配角的表演也是很好的,回想起来,每个人身上都有某些夸张可爱的特点。深情款款的高富帅男二号,始终不计回报地对女主角付出,与女主角又是青梅竹马,在一般偶像剧中,他足以够得上一个合格的男一号“标配”。无奈的是,他输给了韩剧升级换代的男主角。

上世纪90年代末期,来自韩国的影视剧和音乐等大众文化迅速进入亚洲市场,形成独具特色的“韩流”现象。在持续火热多年之后,这股“韩流”开始转变成“寒流”,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则是创新危机,尤其是灰姑娘的童话故事产生大量“克隆”产品,导致观众审美疲劳。即将于2月1日在安徽卫视晚间十点档播出的韩剧《清潭洞爱丽丝》,则颠覆童话的俗套窠臼,启用“师奶杀手”朴施厚与“国民妹妹”文根英的人气组合,讲述了一出“腹黑”女屌丝逆袭“缺爱”高富帅的伪童话故事。

更遗憾的是,对外表的雕琢暂时还不是当下中国男性接受的主流教育,固然很多男性开始自觉减肥、健身、追求打扮甚至整容等,但中国男性追求外表美的积极性和经验度还是远逊于女性,这导致社会上美女不少,但有钱男人少,有钱又帅的男人更少。在中国,帅与富、帅与才往往不可兼得,直接导致很多高要求女性选择继续等待。

  韩剧和韩国电影很多都充满着前世今生的宿命感,浪漫、唯美,一切被渲染得如同命中注定。这部剧也是如此,都敏俊刚来地球就摘下一朵紫色小花,种下这样的“因”,之后的情感算是为此负责,那首叫做《命运》的插曲不断在电视剧中响起。韩剧一向擅长空间环境与氛围的营造,《浪漫满屋》中的那幢别墅,是剧中最重要的一个角色,而《来自星星的你》中都敏俊和千颂伊的住宅,高大上又不免显得寂寞,不断从玻璃后面掠过的镜头,将故事渲染得如梦似幻。主人公的命运总是悲喜交集,观众的心也跟着七上八下,一会儿被逗乐一会儿被虐哭。故事虽然离奇,但超然物外的外星教授,最后憧憬的却是“微小的、琐碎的美丽日常”,这是对平凡日常生活的一种礼赞,也给观剧的普通人内心以平衡和慰藉。

《清潭洞爱丽丝》在韩国本土播出期间,收视率逆势飘扬,斩获同时段短剧收视第一,其犀利台词与反转剧情博得韩国上下一致好评。安徽卫视购剧相关负责人表示,近几年韩剧也在不断寻求创新,其中一个方向就是逐渐向现实靠拢,“《清潭洞爱丽丝》就是一部典型的包裹着童话外衣、展现现实核心的偶像剧,它在不经意间引起观众的共鸣和感动,这正是我们引进这部剧的原因。”

而即便是让中国女性得到安慰的韩剧,在性与爱的处理上也仍旧是保守的。按美剧节奏,千颂依和都教授早就该啪啪多少回了,但在“星你”中,两位孤男寡女多次同室过夜,都保持了坐怀不乱、相持以礼的节奏。这固然和东方人的含蓄文化传统有关,但似乎也是一种割裂,加重了韩剧虚幻缥缈、不切实际的特征。

  当然,身为外星人,也有着自己的禁忌,否则便成了上帝。“不能和地球人的唾液和血液相融合”,多么用心险恶的设定。它大大开拓了观众对男女主人公亲密关系的无限遐想空间。不能和地球人唾液相结合,那接吻呢?外星人夫妇能够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吗?观众不免顺藤摸瓜地想象,有豪放派的女观众直言:“我为他们的性生活操碎了心!”

“灰姑娘”文根英

中国女人急需美男,而韩剧男星所体现的美学风格,恰到好处。人类的美学概念并非从天而降,从来都是历史和经济生活的产物。唐朝以丰满为美,和统治阶层的骑射属性有很大关系;明清以羸弱为美,反映了汉族知识阶层与耕战的割裂,即文人不知兵,武人不识字。荷兰学者高罗佩曾描述,明清的理想的男性往往被描述成文弱书生,多愁善感,面色苍白,双肩窄小,大部分时间泡在书本与花丛中,稍不如意就会病倒。

  因为编剧给都敏俊的角色太占尽先机:他是神秘的“外星人”,可以穿梭时空,不变的是青春帅气;他坐拥庞大财产,专注买地400年,古董随便摔,绝对“高富帅”的身份又不外显,有着区别于一众“土豪”的低调奢华气质;还有他的超能力、博学多才和无所不能。最让女性观众心动的是他的“禁欲”气质:古板、保守,400年只为一人钟情。男主角集各项指标之大成,难怪有人评价,这部剧实在代表了女性观众群体意淫之巅峰。

搜狐娱乐讯男女主人公纯得一塌糊涂,毫无世俗之心,女主角总能好运连连,一不小心就成功,感觉像看童话……这是以往韩剧给大众的印象。然而将于2月1日登陆安徽卫视晚10点档的马年新春第一韩剧《清潭洞爱丽丝》却打破这一俗套,回归到现实。剧中,文根英饰演的女主角不再单纯善良到近乎圣母,而是化身腹黑心机女,千方百计闯入上层社会,反映出平凡一代努力改变人生的辛酸无奈,问诊贫穷与富贵的社会病。

中国女人韩剧病.时代周报.2014-02-27

著名学者马未都曾经说过:“我在百家讲坛讲十次青花瓷,也不敌周杰伦出来唱一首《青花瓷》。”马未都的讲座是自上而下、灌输式的,而周董的《青花瓷》用优美动听的旋律和诗化的歌词直指人心。如今,你无法想象一个成功的流行文化作品影响力有多大,韩剧《来自星星的你》是一次很好的说明。它火得匪夷所思,很多观众不仅疯狂追剧,迷恋剧中明星,还将情感延伸到主人公的衣食住行,由它掀起的韩流旋风势不可当,几乎是全产业链的,覆盖经济文化的各层面。虽然片子已经完结,但其后续效应仍在不断发酵。

灰姑娘变心机女

在网络争议中,“帅”成为无可争议的挺韩辩论词,话题终结词、基本让反对者无话可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长期以来,世俗社会可以包容英雄配美女,可以包容男性在不影响事业的情况下追求女性外表美,却不推崇女性追求男性外表美。

此外,该剧的主题也流露出现实的残酷性。平凡人是否能够通过努力改变人生?这是《清潭洞爱丽丝》传递出的一代年轻人的终极思考命题。他们没有背景,没有人脉,靠脚踏实地改变命运,文根英饰演的韩世景正是其中代表。然而,当一切努力没有得到应得回报,韩世景面对“清潭洞”的欲望诱惑,能否坚守初心,保持纯真?已经看过剧的网友为该剧的现实主义点赞,说韩剧终于开始说实话了,一语道破了平凡女孩想当豪门媳妇的心声,也一针见血揭穿贫富阶层的现实鸿沟,“这部剧给人以正能量,引导人们正确理解‘富’与‘贫’。”

平庸机械的两性相处模式

面对此次韩流,最凶猛的观点莫过于“韩剧是中国女人的AV”。有趣的是这一观点恰好被女性韩剧迷拿来作为了更有利的武器—既然你们男人可以看AV,可以喜欢苍井空、波多野结衣,那为什么我们女人喜欢韩剧就有错?

新中国成立后,又一度盛行用劳动的粗壮美学压制资产阶级美学。改革开放后,因布尔乔亚式美学的再度回归,奶油小生很是流行了一下,随后又遭遇了以高仓健为代表的现代硬派美学的冲击。

了解更多两性知识,敬请关注性福课堂:

美男时代:对外表的雕琢

韩剧之所以在中国广受推崇,除了满足观众的审美需求和情感期待外,一个深层次的内因归结于中国文化与韩国文化的同质性。有人说,韩流之所以能在中国劲吹,是以儒家文化为核心的“汉流”在发挥着重要作用。也就是说,两国深层的文化底蕴里蕴含着许多共同和相似的文化内涵,即儒家文化的同根性。韩国通过韩剧将“仁义礼智信”的儒家思想文化的精髓演绎得炉火纯青,使儒教思想和东方文明所倡导的人性和文化精髓在韩剧中得以宣扬并光大,这恰恰弥补了中国影视业的短板。如此看来,韩剧之盛行正暴露我华剧之缺失。

从文化产品提供的精神慰藉本身来看,韩剧可能和AV确有异曲同工之处:男女都通过它们来满足自己的意淫。问题在于,两者的具体表现有所不同,女性韩剧迷所展现的狂热远远高于躲在家里观摩AV的男性。在日本,狂热的中年妇女往往会用储存的私房钱大量购买韩剧的相关产品,甚至有因此负债累累的;在国内,上海世博会时,过于狂热的“东方神起”的女粉丝挤伤了维持秩序的武警;最近还有金秀贤女粉丝包下飞机头等舱的新闻……从现实中看,女性韩剧迷为此投入的经济与时间,远远高于男性下载一部免费AV或在微博上粉一下苍老师。

韩剧为什么让一些中国观众成“花痴”?归根结底是它激发了观众对美好未来的憧憬和想象幸福的能力。假如生活的贫乏,让观众连想象幸福的能力都丧失,那才是真正残酷的人生。而韩剧的成功正是给予了观众“真爱战胜一切”的美好期待和想象。

直至近日,中国社会普遍以高瘦、尖脸的女性为美,以长腿、高瘦的韩式男性为美。韩式男性美的流行绝非偶然。有观点认为,韩流之所以在日本也取得成功,是因为日本战后一直盛行规矩、被动、温和、软弱的“草食男”形象,木村拓哉、织田裕二等扮演的都只是社会里的普通人,没有特别过人的天赋和才华,相反却有普通人的种种缺点,如软弱、犹豫、承担过大的社会压力等。相比之下,服兵役的韩式男星显得既耀眼又可靠。

请记住本站备用网址:百度云网盘资源搜索,收藏本站链接地址:

与其说韩剧中的俊男美女迎合了观众的审美趣味和渴望,倒不如说韩剧是将观众从残酷现实的绝望中拯救出来,实现了对庸常现实的短暂逃离和对美好爱情和灵魂的追逐。它填补了观众内心的空虚和情感的饥渴,满足了女人对男人的所有想象,让人们的心灵得到慰藉。

韩剧欧巴和日本AV竟然分别为中国的男性和女性提供了如此之高的慰藉,从一个侧面看,会不会反映出目前中国社会男女的不幸福指数较高?有文章论及韩剧热,指出这是由于东亚女性缺乏性生活导致的,正因中国的两性相处模式如此平庸、机械、非浪漫和受世俗桎梏,所以中国女性才会从韩剧中得到如此多的安慰—潜台词自然“都是你们臭男人的错”。

韩剧为何让中国观众成“花痴”

本文由永利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韩剧为何风靡,一剂美丽的致幻剂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