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的魔鬼,事关孤独

    第N次看《异度空间》的时候终于可以忽略掉很多东西。最好看粤语原声无字幕的版本,专注于张国荣几近疯魔的表演。如果你能从头到尾都注视着他的眼睛,你能看到他的目光从最开始的炯炯有神慢慢随剧情暗淡。他的声音,他说话的方式,亦从坚定自信转而颤抖。另一边,是章昕从一个从不笑、头发遮住半边脸的自闭女孩走出抑郁阴影。这是两个孤独人相互扶助走出黑暗的故事。我想如果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的话,这也许是个鼓励孤独的人们的励志片。
    前半部分可以视为一个小小的“孤独者众生相”。章昕,想当作家的女孩,现在在做剧本翻译;以前有过几次失败恋爱的经历,每次都以自杀告终。章昕的孤独不是天生的。“十二岁的时候父母离婚,又各自结婚,以为自己很漂亮很能干,结果被男朋友甩,于是整天闹见鬼”,这些话从她表姐夫嘴里跳出来,带着残酷的戏谑,连罗本良都要抗议:“喂,你还算不算她的家人?”后来她再次自杀,她的表姐只是说:“她就是这样……”没有人真正关心她的感受。她的自闭其实也是一种自我保护,而“见鬼”,何尝不是一种另类的求助信号?她完全拒绝了她自己之外的世界,就连去看心理医生也是为了敷衍表姐。在“看到”房东已死去的妻子和儿子之后她甚至用报纸封住家里所有能反射影像的物体。罗本良给了她一丝希望,但罗拒绝了她,导致她又一次自杀。罗本良最后找出了问题的关键所在,把她的父母叫回来和她见面;又教训了搞怪的房东和楼上的男子。“鬼”没了;心结解开,章昕的问题这才解决掉。
  没有了医患关系的束缚,罗本良可以光明正大地约会章昕了。罗本良最开始是以一个事业有成的精神科医生出现的。他在讲坛上谈笑风生,用流利的粤语、中文和英文回答听众的问题。在那时看来,他自己是没什么问题的。他的孤独是另外一种方式的孤独:独居,疯狂工作。他记忆深处的记忆只有在给章昕作治疗的时候偶尔会流露出来。上小学第一天看到学校的大门。殡仪馆里死者的遗容。后来我们知道,棺材里的女孩是他的初恋女友小鱼,她的独占欲反而使他远离她,于是她为他自杀。他自我保护的方式是将这段记忆“删除”掉了。就像这件事从来没有发生过,他甚至不认得小鱼的父母。但是这段记忆就像一个定时炸弹,终于再度出现:带着死时的伤疤的小鱼出现在他眼前;他在梦游中翻出了当年小鱼自杀后留下的各种资料。小鱼半逼半引地把他带到自己跳下去的那个天台,两人的心结解开,她不要他死。小鱼这回是真的“走”了,真正站在他眼前的是章昕。他们拥抱着等待黎明到来,结局俗套却温暖。
    其实还有两个孤独的人常会被忽略掉,一个是章昕的房东,还有就是在章昕楼上的男子。他们又代表了另外两种孤独者的状态。房东的妻子和儿子死于山泥崩塌,他每天都在等他们回来。他完全相信章昕看到的是他的妻儿,并懊恼自己为何没能和他们见面。这番理论在罗本良那里当然是无稽之谈。但是如果你曾经受过失去亲人的痛苦你就会明白,要接受自己再也见不到某个亲人这个事实是极困难的。那个男人,只不过是太爱他的妻儿了。还有章昕楼上那个经常弄出怪声吓章昕的男子,他在这样的恶作剧中找到乐趣,似乎是这些孤独的人当中最不痛苦的一个;是否是孤独如果没有伤害到你便会驱使你去伤害别人?
    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人都是孤独的,只不过有时连他们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而已。能找到心灵的伴侣的人是幸福的。找不到呢?那就自己学着找快乐吧。

       要不是事先了解了这部《异度空间》,我可能真的把它当成一部鬼片了,然而看完后发现影片前面张国荣饰演的Jim提纲掣领般的一场演讲明明白白的告诉了你,所谓的鬼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抛开宗教与无神论的激斗,仅从理性角度衡量,鬼来自人的内心是颇具说服力的。
 
    影片一开场,林嘉欣所扮演的女主角章昕便散发出一种浑然天成的柔弱感,相比之下房东的扮演者徐少强由于奸角形象过于深入人心,本应该表现出的乐观却被满脸奸笑遮掩。章昕的这个角色其实难度还是很大的,不仅要形象的表现出一个精神病患的心理活动与行为,而且重点要注意在其正常时怎么表现出与常人不同的地方,例如在向jim吐露病情时的焦虑,眼神中流露的无助与恐惧,都是考验一个演员对于角色理解与把握的重点,林嘉欣的表演可以说是十分到位的,抛开剧情本身并不出彩这个事实而言,整部电影的精彩全在于张、林两人出色的表演。

主要人物 罗医生(张国荣) 章昕(林嘉欣) 故事情节 罗医生为章昕治疗心理疾病,却渐渐陷入了自己的心魔。 一切的开始应从罗医生的理论说起,“脑子的作用是分析,思考,接受资讯,资讯令人相信有鬼。脑部的每一种反应都有它的理由。”这是整部电影的根据,也是这篇文章的基础。

看的是粤语原声无字幕吧版本(看完竟然有种自己粤语十级的傲娇感,哈哈哈渣渣)

    故事可以分为两个部分,前一个部分章昕是病患,jim是医治者,也就给了男主角进入女主角内心世界创造了绝佳的条件,章昕作为一个作家,不可避免的带有作家爱幻想而有敏感的特质,从小的孤独,恋爱的失败最终累积成了其内心病态的积累,影片中的她不止一次的自杀,从某一种角度来讲,这也告诉我们她其实是渴望解脱的,只是方式还不对,而jim虽然以医生的角度出现,但有意的将其处理为一个普通人,也会害怕,也会感到孤独,无形中增加了两个人的平等,医患关系更像是朋友之间相互的帮扶,这也是这段爱情的基础。

阴森诡谲的开头音,热心的房东领着章昕进了房间。此时的章昕,声音纤弱,吐字缓慢,眼神飘忽,似乎是神经衰弱的迹象。每至夜幕,人影,声音,便会如约而至。但往往这种现象只在她独自一人时发生。

这部影片之所以出名很大部分是因为这是张国荣最后一部作品吧。张国荣的演技确实是很好。

    像这世界上其它爱情故事一样,两个人感情的深入遭遇了波折,即两人医患关系引出的道德感,随着章昕的痊愈,jim没有了束缚开始与章昕更进一步,也就进入了第二个部分,jim的过去开始露出冰山一角,但这时仅是几个幻象的片段,学生装的少女,棺材里的遗容,我们庆幸章昕的痊愈为两个人建立了好的开始的同时也将注意力转移到了jim,终于,随着情节的推进,我们了解了他疯狂工作,努力研究内心的原因,原来他也有一段难以磨灭的记忆,只不过被他封闭了起来,过量的药物加上小鱼父母的冲突终于击穿了jim的堤防,关于小鱼的回忆如同潮水般涌来,他“见鬼”了,与章昕一样,此时他成了病患,而章昕则扮演了拯救者的角色。

罗医生的人设,心理医生,风趣幽默,相信科学,工作狂,单身。因为章昕治疗而与其结识。作为心理医生,了解病人的情况,取得病人的信任极其重要。对于罗医生而言,他更愿意用对话与真相来治疗疾病。温润如玉,恰似谦谦君子的他渐渐取得了她的信任。与此同时,架设录像机,拍下真实场景还原真相。

但这部片子还挺一般的,虽然是恐怖片但是真的说不上恐怖,还挺平淡的,但是背景音乐还行(是戴着耳机看的,又关了灯,音乐突然来那么一下确实是会吓到,为了睡个好觉还是不要晚上看的好,虽然不是很恐怖,)但是整部影片的基调我觉得还是蛮沉的。结局还是好的。

    当小鱼的幻影袭来,jim也做了同样的选择,自杀,他希望得到小鱼的原谅,然而这一节从情理上讲更倾向于jim的自我救赎,天台上对小鱼的告白解开了双方的心结,我们又一次见证了爱的胜利,最后小鱼消失,章昕出现,两人相拥直至天明,俗套却不失温暖。

章昕入住时,房东提醒跳闸时有发生。在雨夜受邀吃饭时,房东提到其妻子因山洪意外去世,在门前备上净鞋,为已为亡灵的儿子购置玩具,并翘首以盼,念叨他们一定回来,如此种种在章昕心里播下了恐怖的幼苗。

影片女主章父母离异,章昕得知房东的妻儿死于泥石流后,总会看见她们的鬼魂,令男友无法忍受折磨离她而去,为了敷衍表姐才去看的医生,并不认为自己有问题,最大的问题在于心理问题吧(所以觉得其实真的一个家庭环境挺重要的,一个温馨好的家庭的话就不会这样了,跑题了!)心理咨询师阿占占清楚知道章昕所见不过是因长久孤闭所生幻觉,开始竭尽全能帮助她,两人在这一过程中渐生情愫。

    总的来看心中的魔鬼成了整部影片贯穿始终的线索,而消除心魔,解开心结的意义大概是需要先直面过去,直面自己,jim曾经斥责章昕不肯面对自己,而当他发觉自己梦游,显出病态也极力隐瞒着,这似乎是人性本身的弱点,所以宁愿用鬼这虚幻的东西来告解自己。房东的太太和儿子死了,他听说章昕见鬼就很高兴,以为可以见到她们,他们都太孤独了,孤独的可怕。

每次鬼影来访,放音乐,开灯,开电视似乎是章昕的心理自我防卫。在罗医生深入调查后,发现她有自残的倾向,镜子背面的“我一定会跟着你”是章昕自己书写(窃以为这应是罗医生自己的心理暗示,他的心魔此时已有征兆),声音是楼上阿世作怪,灭灯是保险丝烧了。而她对旧东西的喜欢暗示了她是一名恋旧的人,也是易为旧事所扰的人。

一直不信有鬼的占最终也遇到了鬼。他中学时的女友小鱼因不想和他分手而自杀(这个场面还挺吓人)在将她的遗物都找出来之后,他又陷入与脑中前女友小鱼的鬼魂的无尽纠缠。片尾前女友小鱼要杀他,他在房顶把他对那女鬼的愧疚以及心里的话都说了出来 “我不喜欢你了,我不要你了”阿占也终于从自己的心魔里解脱,阿茵跟阿占在楼顶抱在一起的时候觉得,两个孤独的人彼此依靠真的很好,起码遇到了,每个人都有那么一些孤独的日子,觉得难以撑下去的时候,但是都会过去的,能遇到那个陪你一起撑下去那就再好不过了!

录像里,章昕割腕后瘫倒在地,这是真相。在章昕的眼睛里,伤害她的是鬼祟,是亡灵,是外在的威胁。这实质是一种逃避,在痛苦的回忆里,她奢想自杀,她的眼里看不到现实与未来,她是为往事所困的人,她妄图自杀以逃避往事。但在现实里,她也不敢面对自杀的自己,于是鬼祟应运而生,既是她恐惧的幻想,又是她逃避自杀真相的借口。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本文由永利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心中的魔鬼,事关孤独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