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通版权价值链条_叙事传记_好文学网,缘何能成

  又到了ChinaJoy的时刻了,这是对于游戏行业的一个跨年总结。对于游戏行业来说,2015年是并不属于某种类型的游戏,而属于中国手游IP。IP在手,天下我有,用渴求来形容行业对IP的需求并不恰当,用饥渴也许更为合适。但凡是有点影响力的内容,一切皆可IP化,拥有了优质IP,在真正的文化产品推出前,就已经是成功了一多半。被直译为IP的Intellectual Property,一个资本界的术语,在互联网大举进入文化领域的背景下,成为了跨行业热词。要是在一群谈论互联网思维的人中间,你不懂什么是IP的话,那就太Low了。

关注网络文学版权保护 正版IP借游戏跨界衍生

2016年05月31日 来源:搞趣网 作者:厂商投稿 搞趣网官方微博

近日,百度发布公告,宣布将分批次暂时关停文学目录下的数千个贴吧,并对其中的盗版侵权内容进行整顿清查。随着该事件的持续发酵,一时之间,引发各界人士对网络文学版权保护的密切关注。

图片 1

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14年国内网络文学市场规模达56亿元,而盗版网络文学如果全部按照正版计价,其在PC 端和移动端的付费阅读收入损失更是高达77.7 亿元。在如此金额的压迫下,保护网络文学版权的呼声在日益上涨。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网络文学的盗版侵权之争由来已久,究其原因,一是相关政策法规和监管缺失,另一方面则是用户长期养成了免费的阅读习惯。近几年来,人们的正版意识在不断加强,对于整个行业生态来说,支持正版才是长久的发展之道。

图片 2

游戏行业向来重视版权保护,以打击盗版、保护正版著称。随着游戏IP授权和泛娱乐产业的日趋火热,内容产业中优质IP的价值日益凸显。网络文学作为极具延伸性、受众广、产量大、变现能力强的IP来源,成为游戏厂商泛娱乐战略布局的核心,受游戏厂商追捧。

由于手游研发周期短,更新频率快,几乎可以与网络小说保持一致步调,因此IP改编手游能最大程度的转化小说的核心用户,充分享受网络小说带来的红利,故而网络文学IP借助手游行业跨界衍生,蓬勃发展。DataEye报告指出,2012年至2015年国内网络文学类IP改编的手游数量连续三年大幅增长,总量已接近100款。目前,具备正式版权的IP手游在市场指数占比上已接近整体的40%,约为公共IP手游和盗版IP手游各自市场指数的7倍,IP对手游影响力极为显著,版权价值也在手游行业得到充分凸显。

图片 3

为了更好地在手游中还原网络文学原著IP的真实场景,聚合原著IP的核心用户群体,在手游厂商积极保护网络文学版权的同时,其游戏化历程也加入了保护原著的种种细节。以不久前在网络热载,并被改编为同名正版手游的《傲世九重天》来说,其改编历程可以说是手游厂商版权保护的教科书。

《傲视九重天》由黑桃互动联合扬讯科技共同发行,以发行商背景来说,黑桃互动在创立之初便大手笔拿下了《犬夜叉》和《新世纪福音战士》的正版IP,同年更推出知名网络文学IP改编作品《莽荒纪》,是一家只做正版IP,并且专注精品原创多年的手游公司,其保护原著版权的决心可见一斑。

与千篇一律套IP、换皮的手游不同,同为正版手游,《傲世九重天》发行团队把对原著作者、内容及原生粉丝群的尊重和理解做到了极致。据了解,《傲世九重天》的作者风凌天下在游戏制作商给出了大量有价值的意见,为游戏化过程提供了指导。

在尊重原著和原作者的基础上,游戏剧情最大限度的还原了原著内容,游戏的设定较为符合玩家的预期。为了更好地将故事背景和世界观融入游戏,其发行团队并没有沿用以往擅长的RPG类型,而是首次采用了超即时制ARPG国战手游模式,更加真实的再现了原著中主角执掌江山,主宰世界,与同伴一起登顶巅峰的场景。游戏的核心特色玩法,如国战,和原著小说里的世界观也比较符合。而在任务剧情、战斗技能等种种游戏细节和设定上,也尽可能的贴合原著内容,保留了原著精髓。

对于《傲世九重天》手游来说,小说的原生粉丝群是游戏的最核心用户,在版权保护,尊重原版内容时少不了对原生粉丝的聚合。小说铁杆粉丝对原著忠诚度高,对原著也有着自己的理解。在研发过程中,《傲世九重天》团队特别邀请了原著粉丝参与体验,并吸纳了他们的意见对游戏玩法进行调整,并在小说粉丝聚集地积极开展互动活动,既满足了他们对原著的无限幻想,又加强了现实互动,把他们的梦想变成现实,让原著得到无限衍生,反哺原著。从黑桃互动早期发起的EVA20周年“使徒来袭”、“新大主宰火箭升空”等事件中,能看出其IP养成计划的核心,便是理解IP、尊重IP和反哺IP。

图片 4

在《傲世九重天》这部作品的背后,可以看出其黑桃互动对版权的重视程度。结合之前对《莽荒纪》、《新大主宰》等网络文学IP的成功发行经验,借助《傲世九重天》的创新尝试,黑桃互动对网络文学作品的版权保护和IP运作将再上一台阶,我们也呼吁手游厂商能够重视正版IP的延生运作,只有真正的理解和尊重原著,才能更好的完善版权保护的产业生态。

【责任编辑:晴海龙少】

文中图片引用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予以删除

更多手机游戏资讯,敬请关注搞趣网资讯频道!

优质IP的变现过程是文化产业链贯通的过程,当一个IP在一个领域崛起后,可以衍生到其他领域提升商业价值,这样经过多次创作后发展成IP体系,从一个品牌发展成一个品牌集群。 中国论文网 IP;产业链;版权价值;开发 曾令斌,天闻数媒科技有限公司。 一、IP的含义 不知从何时开始,人们谈影视剧、游戏等时不提IP似乎就落伍了。按照普遍的说法,IP是英文intellectual property的缩写,在中国被翻译为“知识产权”[1]。但是,现在很多言必称IP的人,提到IP时,赋予它的含义并非知识产权。 那么,IP在“互联网 ”语境下到底是什么意思呢?通过分析众多文章,我们可以将其理解为,已有一定受众基础,并具有再开发潜力的已完结或部分完成的文学、动漫、电影、电视剧、综艺节目、游戏、舞台剧、歌曲等作品。IP作品有两大特点,一是已经具有一定的受众基础,二是具有再开发潜力。 IP的开发可以简单分为传统/经典IP开发和互联网IP开发两类。在国外,传统/经典IP开发以经典小说改编为影视剧,日本漫画改编及周边产品开发,迪士尼动画、好莱坞电影系列片、美剧等开发为代表。在国内,购买文学版权改编成电影、动画的形式由来已久,如改编自苏童小说《妻妾成群》的电影《大红灯笼高高挂》,改编自莫言同名小说的电影《红高粱》,根据古典名着《红楼梦》《西游记》《三国演义》《水浒传》以及金庸武侠小说等改编的影视剧、戏剧、漫画、动画等不胜枚举,只是之前国内没有IP的概念可以概括。2015年,热门电影《夏洛特烦恼》由热门舞台剧改编而成,可以将其看作近期国内经典IP开发的范例。 互联网IP开发的大特点是,将网络点击量作为IP开发的重要指标。随着互联网对社会生活的全面渗透,传统/经典IP开发也越来越受到互联网的影响,与互联网IP开发间的界限越来越不明显。本文主要讨论互联网IP开发。 二、互联网IP开发 互联网IP开发以网络小说改编为影视作品的规模大,成效显着。2011年开始,网络小说《步步惊心》《千山暮雪》《倾世皇妃》《裸婚时代》《失恋33天》等改编为影视剧,引发网络小说改编热潮;2012年,由网络小说改编的《甄�执�》成为现象级电视剧;2013年,《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的改编引爆青春电影题材;2014年,《古剑奇谭》《风中奇缘》《匆匆那年》等由网络小说改编而成的影视剧登上荧屏和银幕;2015年热门电视剧《芈月传》《琅琊榜》《花千骨》《何以笙箫默》等都是根据网络小说改编而来的[2]。据统计,截至2014年年底,共有114部网络小说被购买影视版权,其中90部计划拍成电视剧,24部计划拍成电影[2]。到2015年12月17日,约有80%的网络小说版权已被各家影视公司收入囊中[3]。 网络小说作为大的IP来源也是游戏、网络剧等重要的创意和素材来源。例如《斗破苍穹》《盘龙》《神墓》《星辰变》等热门网络小说均被改编成了网页游戏,一度形成“网络文学 游戏”的联动,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网游的飞速发展。2015年,由网络小说改编的手游发展迅猛,例如,由网络小说《武极天下》改编而成的同名手游,游戏内容完全还原小说设定,经过巨人网络的市场运作后,其百度指数从20万猛增到60万。该游戏在还未公测的情况下,在各大专业媒体网站的新游期待榜首盘踞数月之久。 同时,也有一些网络小说被改编为网络剧。由网络小说改编的网络剧在2009年崭露头角,2015年掀起热潮,而视频网站成为网络剧的主要生产者,他们所生产的网剧开始反哺影视剧[4]。例如,由爱奇艺出品的《盗墓笔记》播放量接近28亿次,《花千骨》在2015年播放量达15.44亿次;搜狐视频的《无心法师》播放量达10亿次以上;乐视自制剧《太子妃升职记》一周播放量达到5500万次;《他来了请闭眼》自2015年10月15日播出以来累计播放量已达9.1亿次,而且,该剧是国内首部互联网反向输出到一线卫视的作品,在搜狐视频播出的同一时段,也在东方卫视播出。此外,《他来了请闭眼》《无心法师》《盗墓笔记》等还有大电影计划[4]。 游戏与影视是国内大文化产业中数量大且活跃的领域。据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伽马数据CNG中新游戏研究,国际数据公司IDC《2015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2015年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到1407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2.9%。2015年中国电影票房已突破400亿元大关[5]。很多来源的IP都在改编为影视剧或游戏。例如,网络剧改编为电影的《万万没想到》;综艺节目改编为游戏的湖南卫视《爸爸去哪儿》同名手游、浙江卫视《奔跑吧兄弟》同名手游;网络漫画/动画改编为电影的《十万个冷笑话》。影视剧、动画与游戏之间的相互改编借势更是如火如荼。2015年,由电视剧改编为手游的有《琅琊榜》《云中歌》等;由电影改编为游戏的有《十万个冷笑话》《煎饼侠》等[6]。目前正在拍摄以及计划拍摄的游戏影视剧也有多部,例如,知名游戏《仙剑奇侠传》《古剑奇谭》《轩辕剑》等都被改编为电视剧,获得较好的收视率,相关电影也正在拍摄。 此外,《十万个冷笑话》代表了由网络连载漫画IP出发,跨界至网络动画、电影以及游戏的版权开发模式。《十万个冷笑话》原先是发布在“有妖气”网站上的一部连载漫画,后来改编成网络动画片,并很快成为现象级动画片,积累了超过17亿次观看量,单集点击量达9000万次,也成了中国动画史上第一个有口播赞助的动画片,之后,其被改编成电影,票房过亿,成为2015年开年第一部现象级的国产电影。此外,《十万个冷笑话》被蓝港互动买断手游改编权,其改编的游戏荣获“2015年度十大受欢迎移动网络游戏”奖。 其他,诸如综艺节目改编为电影等也开始盛行,如热门综艺节目《爸爸去哪儿》打造的《爸爸去哪儿》大电影系列,开创了真人秀电影类别,其系列1、2分别获得约5亿元和2.25亿元的票房。 不管初始IP源是什么,互联网IP开发都能打破形式界限,将内容用不同的形式相连,形成协同效应,大限度地挖掘内容价值和粉丝经济潜力,将内容变现,也为受众提供了更多欣赏内容的机会和体验。这个过程中,产生了全版权运营、IP联动等概念,进而产生了泛娱乐的概念与商业模式。 2011年,腾讯首次提出“泛娱乐”概念,2012年他们正式推出了泛娱乐战略。泛娱乐是基于互联网与移动互联网的多领域共生,以IP为核心,进行跨领域、跨平台衍生的粉丝经济。目前,在以BAT为首的互联网巨头引领下,国内泛娱乐产业生态链已经初步构建。在泛娱乐产业中,文学、动漫、影视、游戏、音乐、综艺节目等娱乐形式不再孤立发展,其中,文学、动漫提供丰富的原创IP资源,影视则作为这一链条中的放大器,将粉丝数量成倍放大,同时影视和游戏也是目前IP的佳变现渠道,可以反哺其他几个环节[7]。 以BAT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纷纷布局泛娱乐产业链,其中,腾讯以IP授权为核心,以游戏运营和网络平台为基础,开展电影、音乐、动漫等多领域、跨平台的商业拓展,致力于为用户提供包括网络游戏、文学、动漫、戏剧、影视等在内的多元化、高品质综合互动娱乐体验[7]。阿里巴巴以资本为纽带整合IP资源,以收购、参股以及业务合作等方式全面渗透内容产业的上下游,在极短时间内实现了对影视、文学、音乐、动漫等内容资源的全覆盖,依靠优酷土豆、新浪微博、九游UC、阿里文学、歌华有线等内容分发平台和手机、电视盒子等终端平台,围绕电商核心优势,打造泛娱乐全产业链生态圈[7]。百度则加大影视、文学等内容产业的投入,利用百度大数据助力以IP为核心的泛娱乐发展。在泛娱乐产业布局中,BAT殊途同归,将文学、影视、游戏、音乐、自制网络剧等戮力打通,形成版权的全产业链开发与运营[7]。此外,小米、360等互联网巨头也在积极切入泛娱乐产业,加大内容产业的投资[7]。 版权的全产业链开发与运营、泛娱乐战略大大发挥了不同内容形式和平台渠道的协同作用,将内容的价值做到大化。 三、互联网IP开发乱象 互联网IP开发的大原动力是变现。一个IP资源不管是拍成影视剧、网络剧,还是改编成游戏,在电影端、电视端、手机端、PC端乃至VR屏幕,通过免费广告、付费观看、电影票房分成等模式都可以带来收入。此外,围绕着影视剧、综艺、网络剧等会有大量衍生品,如主角使用的产品如服饰、汽车、家用电器等都可以实现收入。这些多模式、多屏幕、多渠道的变现,大限度地将内容资源的价值开发出来,为产业链参与者带来了更多收入。但是,以变现为目的的版权开发、运营也带来急功近利、一窝蜂照搬照抄运作模式等不理性行为,如不加以克制会给我国的文化创意产业带来严重的负面影响。 1.盲目高价囤积所谓IP作品 有数据显示,约有80%的网络小说版权已被各家影视公司瓜分,网络小说“库存告急”,被争抢的不仅是已完结的网络小说,大量网络小说还没有写完,版权就已被售出,有些网络小说甚至只拟了题目或提纲就被瞄上,如着名网络作家方想的《不败王座》一字未写,版权就以810万元的高价被买走[3]。 网络小说版权的价格,从几年前的十几万元暴涨到现在的几十万元,甚至几百万元,很多影视公司和视频网站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囤积IP,2016年已经炒到了500万元。今天,电视剧涨到一百万甚至两百万元一集,意味着购买一部比较火爆的30多集电视剧,需要六七千万元。 版权价格的急剧上涨,给版权运营企业带来了极大的资金压力。例如,业内人士曾预测,2015―2016年,中国网络视频行业就能实现盈亏平衡,甚至有高额利润,但是到今天,中国的网络视频行业还在巨亏。盲目囤积IP的做法,显然不利于行业的健康有序发展。 2.一窝蜂进行IP开发 现在,因为有了网络小说改编成影视剧游戏、游戏改编成影视剧并成功盈利的先例,众多公司便将IP改编当作金矿,跟风购买IP,终落得“花钱不讨好”的结果。在成功案例的背后,更多的是人们有意无意忽视的失败案例。如果花重金购买一个强势IP,却没有足够的研发能力或者意识去开发运营与其匹配的好产品和服务,不仅不会提升内容的价值,甚至会造成IP贬值。例如,据不完全统计,2014年国内有32部国产电影有同名游戏,但许多游戏的品质普遍不高且缺乏创新,只是借了电影的壳,其内容与电影的关系不大,使得电影版权沦为空壳和噱头[8]。这种IP开发出来的产品推到市场后,结果可想而知。 还有些企业跟风拿所谓的IP大打擦边球。2014年,根据高晓松经典歌曲改编的同名电影《同桌的你》,以2000万元的成本换回超5亿元的票房。自此,经典老歌纷纷成为目标,电影投资方以歌名作为IP,改编出一部部跟歌曲内容毫无关系的电影,如改编自何炅歌曲的电影《栀子花开》、改编自张震岳歌曲的《爱的初体验》,连经典民谣《睡在我上铺的兄弟》据说也将被拍成电影[9]。这种挂羊头卖狗肉的所谓IP开发,只会破坏人们对IP作品的信任,进而破坏相关市场的发展。 不管是互联网IP开发,还是传统IP开发,IP本身的内容质量以及后续开发产品的质量是根本,好的IP内容的背后是粉丝,是信任,而对产品高质量的认可,真正具有生命力的文化娱乐产品,归根结底依靠的是产品的质量、对用户需求和体验的满足,以及创造者的诚意。优质IP的变现过程是文化产业链贯通的过程,当一个IP在一个领域崛起后,可以衍生到其他领域提升商业价值,这样经过多次创作后终发展成IP体系,从一个独立品牌发展成一个品牌集群。这需要产业链参与者的努力、诚意与责任感,以快速变现、圈钱为目标的IP开发与运营是短视且不负责任的。 [1]朱宏,蔡莹. “IP”真的热了吗?[EB/OL]. http://www. cipnews. com. cn/showArticle. asp?Articleid=37914. [2]高媛媛. 对网络小说改编为影视作品的思考炙手可热 精品匮乏[EB/OL]. http://news. gmw. cn/2015-02/07/content_ 14770573. htm. [3]邢虹梁. 一字尚未写版权就卖出优质网络小说稀缺 影视公司瞄上“定制”[EB/OL]. http://njrb. njdaily. cn/njrb/html/2015-12/17/content_178708. htm. [4]李萌. 2015年网剧数量井喷有“反哺”影视剧趋势[EB/OL]. http://www. chinanews. com/yl/2015/12-23/7683176. shtml. [5]邱晨. 2015成绩单・电影特赚钱[EB/OL]. http://whcb. cjn. cn/html/2015-12/27/content_5498768. htm. [6]徐乙榛. 年末贺岁档“抱团”改编手游高票房、高收视率的影视IP也可能阻挡不了失败[EB/OL]. http://mp. weixin. qq. com/s?__biz=MjM5NjMxNzAzNw==&mid=401256431&idx=1&sn=236fe2f6ea43e17bca0a05d7c8729511&3rd=MzA3MDU4NTYzMw==&scene=6#rd. [7]汪祥斌. IP这么火国内外的娱乐产业现在都是怎么玩儿IP的来源[EB/OL]. http://www. huxiu. com/article/132316/1. html?f=zgczx. [8]卢扬,郑蕊. 电影游戏超八成沦为炮灰[EB/OL]. http://www. bbtnews. com. cn/2015/0109/58581. shtml. [9]刘灵渊. 不只是歌曲小说游戏像素也可以拍成电影――电影IP改编热潮席卷全球[EB/OL]. http://qjwb. zjol. com. cn/html/2015-08/23/content_3137848. htm?div=-1.

  西游三国、金庸古龙、日漫美剧、神话名著可以作为IP的内容数不胜数。但目前被广泛应用的本土IP仍然是传统西游三国,生成新的优质IP,除了原创就是购买,可在国内令人尴尬的现状是,后者才是主流方式。

“810万,成交!”拍卖师轻轻地落锤。买家竞相举牌后,一家手游公司最终以810万的价格,拍得了网络作家方想的作品《不败王座》的手游改编权。而这部作品,现在仅有一个书名和故事框架。作者预计,该作品要到今年10月才能够问世。

  游戏领域中争夺IP已经不算新闻了,而且现在还有愈演愈烈之势。争夺的结果之一就是诞生了一大批打着IP擦边球的山寨游戏,过去山寨游戏主要是玩法,现在则演变成了IP。
  来源多样化

这一幕发生在8月1日由盛大文学举办的首届“网络文学游戏版权拍卖会”现场。在这场专门针对手游公司的版权拍卖会上,不少网络小说都被拍到了几百万元的价格。其中,《天醒之路》、《我欲封天》分别以465万元与655万元成交。

  在行业对IP需求量大增的趋势下,不仅仅是本土文化传统IP,市场还在大量引进日本、美国等境外的经典IP,同时影视、漫画、小说等渠道都产生了大量的、可衍生出游戏的IP,IP的来源也在日益多元化。

无独有偶。7月29日,腾讯文学与巨人网络对外宣布,将合作发布端游《择天记》。这款游戏由腾讯文学旗下的知名网络小说改编,此番合作也预示着,腾讯文学将致力于发展以IP授权为核心的泛娱乐化生态链。

  目前应用最广泛的还是属于三国和西游这样的本土IP,衍生的作品数不胜数,作为中国文化的典型代表作品,近年来美日等国也在争相出品影视和游戏作品,更别说近水楼台的中国本土企业了。最近3D动画电影《大圣归来》的成功也从侧面印证了这些经典IP的价值,当然对于制作此类IP游戏的企业来说,想要在海量的同IP作品中露脸,任重而道远。

事实上,今年以来,游戏开发者与影视剧制作公司开始争相追捧网络小说IP(Intellectual Property,即知识产权,也称为改编权),不遗余力地用高价购买热门IP。有业内人士称,个别重要文学网站排行榜前列的小说,开价在300万元以上并不稀奇,一些小说甚至开价千万元以上。

  此外,近年来以《奔跑吧兄弟》和《爸爸回来了》为代表的娱乐节目,以及《甄嬛传》《花千骨》等影视剧IP化趋势也日益明显。但衍生出的游戏作品关注度往往与节目和影视剧上映期同步,节目和影视剧高峰期一过,游戏也很快被忘到九霄云外。

“今年,盛大文学的IP价格比去年涨了10倍左右。”盛大文学副总裁陈明峰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优质IP非常紧缺,在市场上供不应求”。

  网络小说也是IP另一个重要来源。《星辰变》、《盗墓笔记》、《佣兵天下》这些经典网络小说纷纷手游化,目前知名的网络小说授权都在500万以上,甚至有些知名作者在未动笔写作之前,仅靠小说标题就可以获得高额的授权费。网络小说IP的特点在于持久,而且小说粉丝转化为游戏玩家的比例很高,这是此类IP受重视的主要原因。

不难发现,游戏开发者对网络小说的“哄抢”,多半是想通过小说的影响力,将读者转化为游戏玩家。但一个好的IP,并不意味着它一定能变为一款成功的游戏。在表面的热闹之下,游戏商的风险正暗暗积聚。

  《梦幻西游》手游可以说是游戏自有IP的一个典型代表。如《大话西游》《梦幻西游》等具有悠久历史的端游IP,在多年的运营中也产生了相当数量的粉丝。在手游化之后,其潜力也不容小视,不过其养成要困难许多。

版权价格飙升

  除了本土渠道,境外的火影海贼等日漫、漫威迪斯尼等IP成为了游戏企业争夺的美味,这些IP在经历了多年的发展后,拥有了庞大的粉丝群和深刻的影响力,衍生的作品全面涵盖影视、游戏、漫画等领域,目前仍在继续丰富其内涵的过程当中。

近年来,游戏行业在度过了完全原创或由国内影视剧改编的阶段后,正逐渐转向收购国外IP及国内网络文学版权的开发方式。

  游戏 动画动画也嗨皮

尤其是今年,网络文学版权的报价一路走高。不少游戏公司单看小说名或作者名,就会买单。这种情况下,不少文学网站也纷纷将过往积累的作品高价变现。据悉,盛大文学2014年的版权收入至少能达到1亿元,其2014Q1版权销售收入则是去年全年的130%。

  在诸多IP来源中,国产动画是目前最没有打开局面的领域,同时也是想象空间最大的领域。动画 游戏的IP养成模式固然能起到延伸游戏寿命,增加游戏IP内涵的目的,但对于国产动画来说更是解决了其核心的内容缺乏问题。

眼下,盛大文学单就小说版权衍生的游戏作品,就有《星辰变》、《盘龙》、《吞噬星空》、《凡人修仙传》、《斗罗大陆》等多部。

  纵观近20年的国产动画行业,质量低、抄袭多、无脑等负面形象一直伴随着游戏,固然有制作不精的缘故,但核心问题却是内容的缺乏,而这与目前文化产业市场化下的浮躁的赚钱心态是分不开的。优质的内容需要沉淀才能形成底蕴,但在赚钱的目标下,时间却又是最宝贵的。

“应该说,网络文学版权价格的飙升和手游行业的爆发分不开。”盛大文学董事长邱文友向记者表示,“手游行业的竞争非常激烈,而好的IP非常紧缺。因此,找到对的IP、降低游戏的失败率,对手游公司来说十分关键。”

  就算是精良的动画作品,在目前的这种的市场环境中也很难得到种子用户,最终只能是孤芳自赏。但火爆的游戏本身有庞大的用户群,可以提供种子用户和内容主题,动画则在主题上进行内容延伸,为IP延伸提供了有利条件。

进一步说,手游的开发成本低、开发周期短,加上资本的大量涌入,使得手游公司对IP的需求量相当大。因此,它们倾向于批量采购IP,反复推出多款产品试水。

  目前对于IP的综合利用日益得到重视,腾讯提出了泛娱乐战略,计划将旗下的游戏影响力延伸到影视或动画领域。但同时也可以注意到,这种方式也可以作为一种IP的综合养成策略,尤其是对于火爆的无IP游戏来说,更加合适。

游戏开发者对于网络小说的追捧其实不难理解。一方面,网络文学作品多以连载形式出现,跨度通常超过一年。能够连载到最后的小说已经经过市场的验证,风险系数小,且聚拢了大批粉丝。理想状态下,小说的粉丝很多时候能转化为游戏的粉丝。

  以中国的国情来说,动画 游戏也许是当前最容易的一种IP生态养成方式。它可以给中国产生源源不断的IP种子,将这些种子交给市场去验证,在生成一批新IP的同时,更为构建健康的国产IP生态,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另一厢,网络文学采用读者付费阅读的商业模式,能够为文字掏钱的粉丝们,大多也愿意为游戏、影视剧付费。

目前,对于手游公司的授权,不少知名网络文学作品已经开出百万元的价格。而盛大文学旗下的顶尖作品,甚至能卖到千万元。在大多数情况下,盛大文学还会要求对游戏的收入进行分成。

“除了手游外,IP还可以授权给页游、端游、影视剧制作方等。”邱文友补充道。在他看来,网络文学作为上游,可以通过IP授权,将内容拓展到游戏、动漫、影视等一系列衍生产品。这种多版权的运作方式,可以创造出巨大的商业价值。

创新与风险

今年4月,一款改自同名小说的手游《莽荒纪》上线。据游戏开发者称,该游戏上线仅一个月,月流水额已超过1000万元。实际上,业内一直有一种说法:一款知名IP改编的游戏,能令同时在线人数平均提升三成。

网络小说累积的品牌效应,让不少游戏开发者摩拳擦掌。但是,一个强势的网络小说IP,并不意味着开发者就能一劳永逸。甚至,有的开发者囤积了大量的网络文学IP,却没能推出一款赚钱的游戏。

以网络作家唐家三少为例,其作品《绝世唐门》属于网络小说界的名品,其改编的游戏于去年9月上线,在5个月内总计流水收入超过2000万元。然而,上线之初虽涌入了大量粉丝后,但这款游戏几天之内的下载量便持续下滑,用户的增量难以突破。

邱文友并不讳言,知名IP无法保证游戏的成功。“我们并不希望每一款IP都让研发厂商买了直接做游戏。”邱文友称,“对于一些优秀的IP,我们会和厂商一起合作开发,共担风险,把盘子做大。”

在IP成本高企的当下,一些游戏厂商为了降低失败率,增强玩家的粘度,甚至会让游戏与小说“双线并进”——作者一边写作,游戏则根据当前的连载进行开发。譬如,巨人网络开发的《择天记》计划推出“书游同步”模式,读者和玩家可以通过游戏中“全民公投”的结果,来影响这部小说今后的推进方向,以及未来的游戏研发。

不过,这么做的风险依然很大。处于连载中的小说尚未成型,故事的主线还不清晰。那些靠作者前期作品积累起来的读者,对还未完成的小说同样抱观望态度。在小说本身能否成功尚不确定的情况下,由此改编的游戏也一样不成熟。

在此基础上,游戏行业的生命周期依然是困扰行业发展的掣肘。网络小说常常能连载两年以上,但一款游戏的周期往往只有几个月至一年,能够像《魔兽》、《传奇》这样持续10年以上的游戏少之又少。这种“喜新厌旧”的行业特性,也成为制约IP价值的一大因素。

从整体上看,网络文学作品的同质化现象还比较严重,鲜有让人眼前一亮的作品出现。有业内人士称,网络文学IP的质量依然比不上一些传统的内容来源,比如西游、三国、金庸系列等。对此,盛大文学副总裁陈明峰表示,“传统的内容固然好,但取材于传统内容的游戏厂商非常多,竞争异常激烈。他们中的大多数都失败了。”

在他眼里,将网络小说开发为游戏需要迈过一道坎。除了将故事和世界观很好地融入游戏和技能外,“游戏厂商需要研究小说IP本身适合哪种类型的游戏,再去做相应研发,而不是公司擅长什么类型就改编成什么类型的游戏。”

本文由永利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打通版权价值链条_叙事传记_好文学网,缘何能成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