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区的蘑菇

我是海贼
但是我不为了金银财宝而去冒险 不为了野心去强取夺猎
冒著怀疑与误解的强风狂雨 我要为你找到一个的世外桃源
在那裏 风吹著花瓣 摇曳著露水滴下了土壤的无限边缘都看不到飞弹跟军队
在那裏人心是唯一的国界 有著不同的故事却说著同样的语言
                                                                                
不懂的人 请让我原谅你不押韵的怀疑猜忌
相信的人 我会为你献上成功之后了解的眼泪
喔~ 因为有海 我就会是海贼"

风,从远方来到城市,带着不寻常的礼物,但只有少数敏感的人才察觉得到,像有花粉热毛病的,就会因为别处飘来的花粉而打喷嚏。一天,不知从哪裏来了一阵夹带着孢子的风,於是蘑菇在市区街道的花坛上萌芽了。没有人发现,除了小工马可瓦多,他每天早上都在那裏等电车。这位马可瓦多对城市的生活不是很适应:广告招牌、红绿灯、橱窗、霓虹灯、海报,装腔作势地想吸引人注意,但是他就像行走在沙漠上从未停驻过目光。相反地,一片高挂在树枝上枯黄的叶子,一根缠悬在红瓦上的羽毛,他却不曾遗漏:马背上的牛虻、桌上的蛀洞、人行道上压扁的无花果果皮,马可瓦多不会不注意到;四季的变化、心里的欲望和自己微不足道的存在,这些他都能发现。这样,一个早上,在等著电车来载他去公司Sbav上工时,马可瓦多在站牌附近注意到一些奇特的东西:沿著林荫大道铺满石板并消过毒的花坛上,在某几处树椿,似乎鼓起了肿块,这裏那裏的微露著地下的圆形体。他弯下身去系鞋带以便看清楚点:是蘑菇,真的蘑菇,正在市中心萌芽!对马可瓦多而言,他周围这个灰色而贫乏的世界,仿佛在一瞬间因为这批不为人知的宝藏而变得丰盛肥沃。而且,生命中除了以小时计酬的雇员薪水、额外的工资补助和家庭津贴外,还是有某些东西可以期待的。这天工作得比以往都要更心不在焉;老想著当他在那儿搬卸盒子、箱子的同时,那些只有他知道的蘑菇,在幽暗的土地上寂静、慢慢地成熟那多孔的果肉,吸取地下的水份,蹭破土地表层。“只要下一晚上的雨,”他自言自语道:“就可以采收了。”,并急著让他太太和六个孩子知道这项发现。——我跟你们说,——马可瓦多在少得可怜的晚饭时宣布。——在一个礼拜之内我们有蘑菇可以吃!很棒的油炸蘑菇喔!我向你们保证!然後对那些较小的,还不知道什么是蘑菇的孩子们激动地解释各品种蘑菇的美丽,它们鲜美的滋味,还有烹煮的方法,这样就可以把他太太朵米替拉硬拖进来参与讨论。因为她始终一副怀疑和漠不关心的样子。——这些蘑菇在哪裏?——孩子们问。——告诉我们蘑菇长在哪裏!对於这个问题,马可瓦多基於多疑的理由煞住了他的兴奋:「哎,我一跟他们说出位置,他们和平日混在一起的野孩子一齐去找,然後消息会传递整个社区,蘑菇就都到别人的锅子裏了!」这个推测立刻填满了那原来充满著大爱的心灵,担心、嫉妒及冷漠把心关闭起来,现在他只渴望拥有。——蘑菇的位置我知道,而且只有我知道,——跟孩子们说,——你们要是在外头走漏一句话,就该倒楣了。第二天早上,当马可瓦多走向电车站时,满是挂念。他蹲在花坛上,看到蘑菇长大了,但并不多,几乎还完整的藏在地下,才松了一口气。他就这么蹲著,直到察觉有人站在身後。他猛地站起身来并试著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一个清道夫正倚著扫把看著他。管辖这片蘑菇生长区域的清道夫是一个戴眼镜的年轻人,瘦高个儿,叫阿玛弟吉,对马可瓦多一向不太友善。或许是因为已习惯於透过那副眼镜在柏油路上探测搜寻每一个大自然留下待清扫的痕迹。那天是星期六,马可瓦多有半天的空档都消磨在花坛附近,魂不守舍地转来转去,眼睛远远地盯著那个清道夫和蘑菇,同时心裏盘算著还要多少时间蘑菇才会长大。晚上下起雨来:马可瓦多是全市裏唯一如同久旱逢甘霖的农民因为雨声而兴奋地跳起来的“一个。他爬起来坐在床上,叫醒全家。「下雨,下雨吔,」吸著潮湿的尘土味,还有从外面飘来的新鲜霉味。星期天清晨,带著孩子和一个借来的篮子,马可瓦多冲向花坛。蘑菇都在,站得笔直笔直,小帽子在水汪汪的地上高高扬起。——万岁!——全体立刻埋头开始采摘。——爸!你看那边那位先生摘了多少!——小米开尔说。做爸爸的拾起头来看见,站著他们旁边的阿玛弟吉也挽著满满一篮的蘑菇。——啊!你们也来采?——清道夫说。——那么是真的好吃罗?我摘了一些,但是又没有把握……更那边一点的大道上还长有更大朶的蘑菇……好,现在我知道了,我得去通知我的亲戚,他们正在讨论要不要摘……——便大踏步走开了。马可瓦多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还有更大朶的蘑菇,而他竟然不知道。眼睁睁地看著一次意外的收获就这样变成别人的。他有好一会儿几乎气儍了,然後——有时候会发生——因为个人情感的崩溃使得他突然慷慨起来。在那个时候,有很多人正在等电车,由於天气仍不稳定而且潮湿,大家手臂上都吊挂著雨伞。——喂!你们这些人,今天晚上想吃油炸蘑菇吗?——马可瓦多对站牌附近拥挤人群喊道。——在马路上长出了蘑菇!你们跟我来!每个人都有份!——之後他就紧跟著阿玛第吉,而他身後则紧跟著另一群人。大家都找到了蘑菇,没有篮子的,就把蘑菇放在打开的雨伞裏。某个人说:——如果我们一起办个午宴一定很棒!——但最後,所有人都带著各自的蘑菇回到自己家裏。不过他们很快又重新见面了,就在同一天晚上,同一家医院的病房裏,由於食物中毒来洗胃:中毒都不严重,因为每个人吃的蘑菇数量并不多。马可瓦多和阿玛弟吉正躺在相邻的病床上,怒目相视。

十七歲那年,你做了什麼?或許在記憶的角落裏還殘留著一張發黃的照片,那上面有一個青澀的淡淡的笑容,在陽光刺眼的籠罩之下散發出飛揚的青春。又或許還有一點點莫名的憂傷,在殘酷的現實當中,迷惘的找不到自己的方向。

  被太陽炙烤的大地,到現在溫度都還沒有下來,此刻,我正坐在小區的花園長椅上,享受著偶爾吹來的涼風,聽著蛐蛐兒吱吱的叫聲,夏天的夜裏,蛐蛐兒也被這溫度烤得難耐;透過樹從看向天空微弱的月光,補滿了雲,沒有那麼透亮;馬路上還有車的鳴笛聲,偶爾也能聽到路邊燒烤攤上傳來厚實的大笑聲,這是一座永遠都不可能安靜下來的城市,且讓我暫時屏蔽那些嘈雜聲,享受一會兒這蛐蛐兒帶來的回憶吧!

兩個十七歲的少年為了爭奪一輛自行車而大打出手,背後卻隱匿了一絲帶有淡淡哀傷的情節。小貴是從農村裏進城打工的孩子,他送快遞。按照公司的規定,只要他能夠跑出績效設定的獎勵就能獲得這輛自行車。眼看著這個希望還有一天就要實現的時候,小貴的自行車卻失蹤了,小貴因此而丟掉了工作。於是,小貴開始在諾大的北京城裏尋找那輛自己做過記號的求生之車。終於有一天,他發現自己的自行車被一個叫做小堅的學生騎著,於是他開始了要回自己這輛自行車的行動。這輛自行車是小堅偷了自己家裏五百塊錢買來的,自然不會輕易還給小貴,雙方就此展開了激烈的自行車保衛戰。雖然小堅的狐朋狗友很多,但小貴卻鍥而不捨,最終雙方在決不放棄的堅決之下達成了無奈的妥協,就是兩個人各自使用一天。於是,在北京城的某個胡同口,小貴或者小堅總是堅持的等在那裏,等待對方把自己交給自己,只為享受那一天有自行車的生活。

图片 1

作為小貴來說,那輛自行車已經不是簡單的自行車了,而是他生活來源的保障,是他憧憬融入這個城市的夢想,是變成城裏人的最可靠的載體。所以,即便是頭破血流也絕不退縮,也要要回承載自己夢想的那輛自行車,也要保留自己的美好的夢想。所以,但最後那個地痞肆意的破壞他自行車的時候,也重重的拍碎了他的幻想。於是向來卑怯的他毫不猶豫的舉起了手中的板磚拍向了那個地痞,夢想只留下了一堆扭曲的廢鐵和觸目驚心的血痕。

  在距離城市很遠的地方,在我那沃野炊煙的故鄉,自13歲進入中學時起,就再沒有享受過故鄉夏天的夜了,記憶中,春天在那開滿了油菜花的田野裏跟小狗捉迷藏,秋天站在桂花樹下將自己侵泡在桂花的清香中,撿被那秋風吹落下的栗子;冬天期待著鵝毛般的大雪降臨......夏天,尾隨着哥哥們在夜裏拿著手電筒去田裏抓黃鱔,青蛙和蛐蛐兒在那夏夜裏一定要來一場歌唱比賽;村裏的鄰居們坐在一起扇著那芭蕉葉做成的扇子聊家常;坐在父親的肩上去逛親戚,回來時還未到家卻已趴在背上漸漸入睡了;與爺爺從大姑家回來,透著月光走山路害怕得直哭,爺爺開口在那夜裏對著大山唱山歌給我聽;一場太陽雨下過後,和鄰家的大姐姐到山裏采蘑菇,被蜜蜂蜇頭頂著兩大包哭著回家;清晨聽著母親喊著“你再不起我就來了”的話從睡夢中驚醒,中午頂著大太陽跟小夥伴到山裏找野味兒,下午一起下河洗澡;晚飯後坐在院子裏聽奶奶講她們那會兒的故事,偶爾鄰居家傳來吵架聲,偷偷的八卦著他們在說什麼;雷雨閃電的一天,躲在父親的懷裏享受著公主般的寵愛;雨過天晴後,拿著家裡的碗偷偷的跑到田間玩過家家;還有騎著那比我還大的自行車在院子的轉悠;每天被母親逼著做數學題,邊哭邊算著一五得五 二五一十 三五十五 四五二十......那樣的夏天,重複著我童年的每一個暑假,重複着烙印在我的整個記憶裏。倪萍在《姥姥語錄》裏寫得“童年一定要在農村度過,只有在農村,才能體會到屬於童年的快樂”。我記憶裏的童年只有一檔節目《大風車》,有金龟子,有拇指哥,還有一群快樂的小夥伴......

而貴為城裏人的小堅,則純粹是因為可以和同學們在一起玩山地車的技巧,可以追逐自己心儀的女生,可以很陽光刺眼的在胡同裏到處穿梭,在同學們羡慕的眼皮底下充當護花使者的驕傲綻放。為了得到自行車,他堅守父親對自己的承諾,成為學校的前五名。然後在承諾沒有兌現的情況下,他盜取了家裏的五百塊錢在黑市上購買了小堅丟失的這輛自行車,隨後發生了雙方的爭奪。最終,他護花使者的願望破碎,飛揚的青春一頭撞上了胡同僵硬斑駁的牆壁,夢幻開始破滅,他執著而又驕傲的把板磚拍向了情敵,也把自己放到在了血泊當中。

  父親節那,與父親通話,一起回憶了我的小時候,父親說,你不長大,我就不會老了!

一個生活的夢、一個青春的夢、一段懵懂的初戀、一切對於未來美好的願景,就在這輛自行車當中緩緩的折現,可最後所有的一切都要破滅,這就是成長的代價,生活的代價。所以,到最後,我們必須用謊言和幻境來堆砌一個我們生活的環境。在電影的背後,在鏡頭的陰影裏,我看到了青春的飛揚和現實的無奈,看到了懵懂的怦然心動,也聽到了來自陰暗角落裏的一絲無奈的歎息。

  是呀,我長大了,童年對於我來說距離太遠,如今回憶起來都快模糊了,離開家太久了,這樣的城市中,怎會想起那年夏天的事呢!記得小王子說“所有大人過去都是小孩,只是他們都忘了”!

一切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就連小貴每天看到那個漂亮的女孩子穿著不同的衣服,如同一個時尚摩登的模特出現在雜貨店裏婀娜招搖,可那也只是泡影而已。一個保姆,每天偷偷的更換主人的新衣裳。當那個美麗的背影不再出現小貴的夢裏的時候,當那輛自行車變得扭曲而不能使用的時候,小貴的夢終於醒來,他看到了殘酷的真相。

  高中畢業那年,老師在我的畢業寄語上寫著“當精神‘渴’了,就聽聽音樂,當精神‘餓’了,就多看看書”!現在,音樂是我的工作,書 是我的生活;有人說我不求上進,有人說我無欲無求,也有人說我生活在画裏;怎樣的經歷讓我變成了如今的自己,且說我不求上進也好,無欲無求也罷,而這樣的生活,我享受著。有朋友問我,你看了那麼多書,有什麼感受!除了現如今的這份淡定與從容,我再不知道我從書裏收穫到了什麼,但我知道,就算是竹籃打水一場空,好歹竹籃子也得到過水的滋養,我亦是,不知收穫了什麼,但是我得到了書的滋養。

于小貴的卑怯、艱辛和執著,小堅確給了我們一個青春陽光的背影,雖然在胡同牆壁上斑駁的展現,但至少我們心裏還曾經保留了一絲懵懂而又清純的影子,時不時的從心裏深處偷偷的探出頭來撩把著我們日益麻木的心靈。所以,青春的懵懂讓人保持清純和幻想,這是多麼美好而又渴望的幻想呀。可惜,那都不能長久。隨著自行車在兩個人之間不停的易主,隨著那朵美麗的花朵不再為他而停留駐足綻放芬芳,隨著那個黃頭髮的山地車地痞輕蔑的拍打他的腦袋時,小堅青春的血液裏,除了叛逆之外,又飛出了一顆憤怒的子彈。於是,他拿起了板磚憤怒的拍出,在胡同裏逃竄得雞飛狗跳的時候,結局已經無法避免。他就在躺在血泊的牆角那裏,那個時候,天空湛藍湛藍,卻沒有了夢想的雲彩。

  小時候,盼望著快點長大,長大了 就自由了,現在長大了,真的自由了,卻又想回到小時候;往朋友圈拋幾張照片,有人對我說,青春真美;或許人就是這樣,總喜歡活在過去,總是覺得別人的年紀正當,卻體會不到當下最美。

很多時候,半夜我躺在黑暗當中看著畫面時有點恍恍惚惚,好像四周都洋溢著燦爛的陽光包圍著自己,就好似躺在母親子宮的羊水裏溫暖的漂浮著,可是拐角的陰暗角落卻又一次次的喚醒自己。當看到小堅和那個洋娃娃一樣的女孩子站在樹蔭的角落裏仰頭望著天空,小堅內心慌亂異常,他看著女孩子緊閉的雙眼,看著身旁充滿了青春誘惑的軀體,他心慌失措、手心冒汗。導演點到為止,我們沒有看到庸俗到腐爛的接吻鏡頭,但那個意味深遠的吻卻留在了我們心中。那一刻,我無比感謝導演給我們昏庸不堪的精神領域還保留了一絲最後清純和幻想的羅曼蒂克。
竟然有點和《孔雀》一樣,或許是《孔雀》和他一樣,但不重要。有時候我又想起賈樟柯的《故鄉三部曲》裏面的小武或者那兩個任逍遙的男孩來,我有點錯亂了,不能分清那些變幻莫測的身影。可是,小堅和小貴最後又能分清了什麼?看清了什麼?其實,無所謂,不管你是否願意,真實的現實總是殘酷的在前面靜靜的等著你茫然的闖入,它有點酷,更多的卻是無奈和彷徨。

  這麼多年,我變了,我沒變。我變了,變成了更好的自己,我沒變,初心一直未改,在這喧囂的城市裏,我或是不求上進無欲無求活在画裏都好,我只想守住這顆心,世間太吵,唯內心求一片平靜......

那輛單車僅僅只是單車嗎?非也,非也。我們內心都有一個非常渴望而又邀不企及的神聖之物,每個人都不同,只是這個東西太脆弱,或者在這樣的社會環境裏,這個東西很難獲得,也很難成長。即便你獲得了,也是很容易就被打碎,被掠奪。如果你想要,你就必須奮勇反擊,雖然反擊的結果是你未必獲得,但不反擊肯定就是面對失去。看到小貴和小堅、那些打工的和城裏人、青春的男孩和社會的地痞,我忽然想起了“城鄉二元對立”這個詞,實話說,這並不是一個很好的詞語,但卻可以像一塊石頭一樣的僵硬,象一塊透明到堅硬無比的防彈玻璃。外面的人可以看到裏面,可以觸摸,可以感受,可你就是進不去,就是進不去。你憤怒,你咆哮,你哀求,你無動於衷,總之你無可奈何,最後就像落花流水一樣,春景一年復一年。

   靜心 隨緣!

那年,十七歲。兩個少年得到了一輛單車,卻又失去了一輛單車。在得而復失、失而復得的反反復複過程中,他們只能麻木而又清楚的面對殘酷。只有那晃悠悠的陽光依然從湛藍的天空裏輕輕的撫摸著你的頭髮,在七彩的炫目的陽光裏,我們看到了青春那個美麗莫測的一個背影搖曳而來,最終又似漣漪破滅。

演员点评:

饰演“小贵”的崔林和饰演“小坚”的李滨二人让人过目不忘。崔林把“小贵”的那种农村孩子来到城市讨生活的拘泥、忐忑、卑怯和坚韧展现得淋漓尽致,特别是他的木讷有时候到了让人痛恨的地步。而扮演“小坚”的李滨,作为个人来说,我更加喜欢。阳光、任性、叛逆和懵懂的情感表露,都是十七岁少年特有的感知。

高圆圆所饰演的“女孩”属于那个年龄段大部分少年心目中的女友形象,纯净而透明。起初,在我看来,高圆圆在电影里看起来要比李滨的年龄略大,两个人之间的那种懵懂之感给人一种不太真实。但仔细一想,却又不得不佩服导演的细腻。那个年龄段的女孩子心里和生理上都比男孩要成熟很多。周迅的保姆很一般,在2000年的时候,周迅的名气应该还不大吧,本片的保姆出镜的机会不多。相比两个男孩子,女孩子们的表演要逊色很多。

其它:
本片是第六代导演王小帅的惊艳之作,也是他的成名之作。但因为没有征得电影局的批准而私自出外参奖,而被列为禁片,实属可惜。不过,我怀疑禁片的目的并非仅仅只是参奖而已,这不过是一个噱头。最有可能的原因是,电影里面隐喻了太多让心照不宣的忌讳才是被禁播的原因。

个人觉得,第六代导演里,王小帅和贾樟柯都是执牛耳的人物。

本文由永利发布于动漫动画,转载请注明出处:市区的蘑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